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xfox叉队:我还要再滑几十年

滑雪是我生命中除了基本生存需要以外,最重要的事了,它已经融入到我的生命里了。现在滑了十几年,以后还要再滑几十年。

——xfox叉队

(图片来自xfox叉队微博)

我是王智珣,雪圈朋友都叫我 xfox 叉队,有着 12 年的单双板滑雪经历,目前就职富龙滑雪场,做着自己热爱的行业,玩着自己最爱的雪。

比赛方面曾拿过红牛南山公开赛;The North Face 野雪挑战赛等专业赛事冠军,多次季亚军等头衔,板儿会单板课堂教练;The North Face 双板训练营教练。

和滑雪的不解之缘

2005 年的冬天,我被朋友带去滑雪,从此上瘾,生活和滑雪难舍难分。

刚开始的几年,一年 365 天,我至少有 2/3 的时间都和滑雪有关,从早滑到晚。雪季过了就在室内的冰雪世界疯狂练习,这样的训练强度一直持续了至少 3 年。

期间自然也受伤无数,不夸张的说,我熟悉北京各大医院的骨科、急诊、外科,每年雪季自己都会去两三次。

其中受伤最厉害的一次,半条手臂活生生的掰到反方向了,人几乎快失去意识了;但后来拍片证明没有骨折,我就放心了,一个星期后就吊着用石膏固定的手臂照常滑雪,就这样滑了整整一个冬天。

于我而言,滑雪的魅力在于其瞬时速度可以达到 80 到 100 公里,这种速度将带来相当大的恐惧感,而恐惧即是乐趣,滑雪就是一个不断将恐惧耐受向上提升的过程。

即便是现在,在面对新的雪道和难度时,我也会产生恐惧感,但这种恐惧感和战胜恐惧的过程,就是激励我继续滑雪的动力。

近期滑雪经历

2013 年 - 2015 年我三次去到加拿大惠斯勒滑雪,1500 米的落差,非常丰富的地形,大雪碗,深沟槽,极陡坡,松树林,以及公园 …… 在这边我曾经每天滑雪 100 公里,累计落差 10000 米以上。

2016 年我去了美国犹他州的三个雪场。

第一个是 Park City,主要是去玩儿一下它的公园,参观一下各种设施,也体验一下美国最大的雪场。

第二个去了盐湖城旁边的 SnowBird,是当地人最喜欢的一个大雪场,它的整体难度非常高,整个雪场基本没有什么中级道和初级道。你坐大吊箱坐到山顶只能滑黑道下山,所以它的难度比较高,发烧友和高手比较多,整个氛围也很好。

最后去的雪场和 SnowBird 相邻,叫 Alta,是一个有 80 年历史的雪场,历史非常悠久,它一直是只对双板滑雪者开放,不对单板开放,非常有特色。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