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极壕之城,新旧金山

好吧,现在12月号的《旅行者》双城专题

要找一座城市来和墨尔本“姐妹”一下,

既然你们猫本人不乐意跟悉尼组队,

那么旧金山怎么样?

旧金山这个城市光是名字上就跟墨尔本很有缘分。旧金山的“真名”其实应该叫“圣弗朗西斯科”或“三藩市”,19世纪时那里是美国淘金热的中心地区,华人劳工就称之为“金山”,但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发现金矿后,为了与被称作“新金山”的墨尔本有所区别,圣弗朗西斯科就改称为“旧金山”。所以其实“旧金山”最初是一个华人圈里流行的昵称,十分的网红和不官方,跟“猫本”是完全同样的性质。

旧金山和猫本,都是金矿带来的巨大财富堆出来的极壕之城,也都凝聚了华人劳工的血泪情感和奠基贡献,并且至今都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分别最受华人青睐的移居目的地之一。但是虽然起步相似,它们后来却发展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形态,这两种形态我称之为“伟大城市”和“宜居城市”。

伟大城市和宜居城市往往不是一个概念,世界上也鲜少有一座城市能兼具伟大和宜居这两种属性,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伟大城市一般都不会太宜居(密集的人口、飙升的房价、昂贵的生活成本),宜居城市一般都不追求伟大(以低调自嗨为主,对国际化的野心不大,可能连游客都不多)。

伟大城市必定有地标级的伟大景观,比如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和铛铛车、北京的长城和天安门、悉尼的歌剧院和海港大桥(对不起我不该又提悉尼)。这一属性使得伟大城市很容易跑到大屏幕上刷存在感,比如在旧金山取景的影视剧就有《勇闯夺命岛》《公主日记》《迷魂记》《云中漫步》《杯酒人生》以及最近的《猩球崛起》等,以至于旧金山被称为“北好莱坞”,因为每个月城里都流窜着不少摄制组。而宜居城市呢,不是说没有地标,而是本地人并不觉得地标能代表城市的精华。猫本的弗林德斯火车站和维多利亚艺术中心都是地标,也没见猫本人把它们供起来,火车站还是作为“真的”火车站在运营,艺术中心也没沦陷为婚纱照圣地;而猫本人真正引以为豪的压箱底宝地,其实都隐藏在那些涂鸦角落、深巷酒吧、邻家咖啡馆和维多利亚建筑风格的古老百货商场里。

伟大城市必定有史诗级的历史文化事件。嬉皮士、摇滚乐、波普艺术、波西米亚风、迷你裙女孩、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可以说都是旧金山带给这个世界的馈赠。而宜居城市虽未必有史诗级的文化事件,但同样带给世界另一种馈赠:史诗级的生活方式。

比如猫本以咖啡文化闻名于世,有句话叫“如果你走在墨尔本街头闻不到咖啡香,那你一定鼻塞了”。猫本可能是全世界最懂咖啡、也最不待见咖啡连锁店的发达城市,猜猜猫本有几家星巴克?3家,全城只有3家。猫本人对咖啡的挑剔和依赖已经上升到信仰的地步,很少有猫本人来到咖啡店会只点“Latte”,而是譬如说上一堆“Small decaf skinny latte, double shot, extra hot, less foam(低因、脱脂、双份浓缩、要烫、要少奶泡)”,更烦的主儿还要再加不同口味的糖浆,什么Vanilla、Caramel、Hazelnut……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