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连韦德第一次扣篮都不知道,所以,别说你真的懂他

我的亲人都打篮球。

我的同父异母兄弟,我的父亲我们一起打球,一起享受篮球。

我们打球就在我家后院。

我爸会利用任何东西搭建一个篮架,可能是利用货箱或木板,在上面做一个篮筐,什么东西都试过。我们就是很享受比赛。

有趣的是与兄弟和父亲一起成长

我们在一个很小的车道上打球,那地方没有太多的投篮角度。其实你基本不太好投篮,因为房子在那里挡着道,因此我们玩了大量的突破上篮和篮下终结。

打球心态就是带着那份强硬。

我爸打球时非常有侵略性,在我们面框突破或做各种动作的时候,他好好收拾了我们一番。我们就是这样打球的,这存在于我的DNA之中。那个时候都不怎么投篮,当时怎么说呢,投篮并不“流行”。

芝加哥和这里的强硬态度。

芝加哥的孩子们都和我一样:他们喜欢冲击篮筐,一次次摔倒,又不断爬起来。很多孩子运动能力非常强,喜欢在篮筐附近虐对手。你看看纽约,你会想到的是运球和变向;但在芝加哥,是坚韧和强硬。

在我小时候

我父亲总是让我和高两个年级的孩子一起打球,所以我在4年级的时候就和6年级的一起打球,6年级的时候和8年级的一起打球,以此类推。

我的第一次真正的扣篮

发生在我以前高中学校附近的那块场地,也是我当时经常出去打球的地方。就是我长个子的那个夏天,高一和高二之间的暑假吧。

在我长高的那个夏天

我的膝盖开始折磨我。整个夏天我都被膝盖所折磨,这使得我不得不缺席一些AAU的比赛,因为长个的过程中膝盖很疼。但总的来说,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之一了。

大学当时最重要的是

保持那种心态并专注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我必须付之努力,我也明白自己还很生疏。但我知道,自己比大学中的大多数人都更出色。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