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才不想要这样的二手生活!

今天来聊聊“低头族”的专题。

当然,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互联网迅猛发展,手游疯狂蔓延,乃至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成为人手必备的“武器”,“低头族”早就在很多专家、学者的嘴边了,从身体健康到心理影响,面面俱到地讲给我们听。

但是,公交车上,从最后一排放眼望去,那么多人都低着头,明晃晃的手机屏幕映亮了没有表情的面孔。

包括我自己。

从前翻微博,现在看微信,除了跟熟人插科打诨,跟不熟的人忙着混熟,还要拍下此刻的蓝天,写下此时的心情,有时候,一篇好文章可以让我在公交车上浑然不知身在何处,差点坐过站这种事时常发生。

把碎片化时间填满,这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渴望吗?

很久以前,就是如此啊。

坐公交车的时候,习惯性戴上耳机,要么看本书,要么盯着窗外看一点有趣的风景;

入睡之前,怕躺在床上太无聊,就翻几页书,睡意袭来才关了灯没入黑夜;甚至去卫生间,都会带上本杂志打发时间……

好像还是有什么不一样吧?

翻书的时候,看风景的时候,我们虽然貌似是在做一些事情,但心是神游的,是一种半放空状态。

可是现在的大多数时候,我们捧着手机,拿着iPad,能获得的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吧;

又或者,越来越多的社交网络,教我们刷存在感,在微博上分享你的感受,在微信上同朋友联络感情,在人人网上看老同学们在忙什么;

还有“知乎”,可以让你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回答别人的问题——没错,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专家,只要你有时间有心情。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玩多米诺木牌,在推倒那一瞬间,我习惯性地掏出手机,要拍下这有趣的一刻。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的心,骤然一紧:我怎么会这样?

我好像慢慢变成了,生活的旁观者。

生活的列车呼啸而来,我却仿佛站在车外,并未真实体验到我该经历的深切的喜怒哀乐,像从前那样真切而痛快淋漓。

在最欢喜的时刻,我要拍照,却没有浸淫在那种快乐的情绪中;

在最难过的时候,我要表达,仿佛别人知道这件事,才能给我一点安慰;

我在公交车上忙着聊天,在看电影的时候试图给别人总结一下看点……

所有这一切,都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在毫无感情地经历着,而我体会到的情绪,全都是二手的,有一种无关痛痒的感觉,越来越麻木,仿佛记录下来才是永恒,可是,那一瞬间的感觉,就会永久地错过啊,再也不会来。

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啊。

摄影爱好者,推崇着法国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理论,要寻找最佳的时机去捕捉、留存。

可是,对于我们的生活而言,几乎每个瞬间都是决定性的,转瞬即逝,永不再来。

做一名“低头族”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偶尔,我们还是要抬起头看看蓝天吧,还是要看看周围人吧,还是要绽放一张笑脸吧,还是要从那些海量的信息里抽身而出投入热烈的生活中。

所谓的存在感,当你隐身在一部手机里的时候,就真的一点都没有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