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科技创新2.0”看高瓴张磊的投资思想演变之路

自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创造性破坏”这一概念以来,科技创新便被世人频繁等同于颠覆者,而传统产业受到的冲击则被认为是社会进步必须付出的代价。换言之,新科技来了,旧产业输了。

事实当然并非总是如此。

本周,在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和广州举行的《财富》全球论坛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再次强调,科技创新可以并且应该与传统产业结合起来,兼具包容性和普惠性,为更多的人——而不只是新科技的发明者——创造价值,带来幸福。他所倡导的“科技创新2.0”理念,从内涵和外延的角度,强调了原发创新的重要性和普惠价值,与高瓴多年的投资实践互为映衬,为创新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与前景提供了恰到好处的注解。

用张磊的话说,“科技创新2.0”是真正来自于基础科学和基础科技的创新。科技从原有的颠覆者(Disruptor)角色被赋予再造重生(Equalizer)的价值,将以全领域、深结合的创新来改变传统产业,未来的创新应该是将真正的黑科技、硬科技与传统产业融合,实现长远价值创造和共同发展的创新,并且应该是有温度、有包容性的。

12月6日,在首届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的“创新2.0”环节,在主持人问及高瓴为什么要投资传统鞋服企业百丽时,他回答道:“科技的力量有时候是毁灭性的,百丽的12万员工曾经就处于被边缘化的地带。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点,让更多的人赶上科技的快车。”

对创新的重视根植于高瓴的基因,并且随着社会进步不断被赋予新的内涵。2017年6月20日,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他首次提出“科技创新2.0”的概念,并表示,“创新就是要做创新科技的2.0以及IFC(Innovation from China, 源自中国的创新)。”本周的两场盛会,又将创新2.0置于聚光灯下。

锚定方向——普惠式硬科技创新

在张磊看来,以往的创新更多的是简单取巧式的商业模式创新,而现在的创新更多地向硬科技、黑科技和原发科技驱动转变,并且呈现出两个大的新方向,所以被称为科技创新2.0。他曾表示,现在的创新已不仅仅局限在消费互联网领域,而是向生命科学、新能源、人工智能等广泛的领域渗透;同时,作为投资人,应该主动将科技创新与传统企业相结合,帮助传统企业应用科技创新做转型,推动更多人搭乘科技快车,分享创新成果。在创新渗透方面,高瓴在互联网领域战绩卓著,投资了包括腾讯、滴滴、京东、美团、去哪儿、摩拜单车等互联网领域的龙头企业,尤其是2005年第一笔投资就投给腾讯并长期持有到现在的故事,在业内一度成为美谈。与此同时,高瓴还在不断探索并扩张创新投资的领域和维度,新能源领域的蔚来汽车、靶向和免疫抗癌药物研发的创新生物科技公司百济神州背后也都能见到高瓴的身影。尤其是百济神州,高瓴的投资从很早期就开始进行,百济神州IPO之前的两轮股权融资、到2016年初逆势赴美上市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以及后续的融资,高瓴资本一直在持续投入和参与,在素以周期长、投入见效慢的生物医药领域相当罕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