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吴金贵:暂不让特维斯上场 董事长授权球员去留

晨报记者甘慧实习生任子雯

昨天中午11点左右,吴金贵开始了出任绿地申花队主教练后的首堂训练课。而在训练开始前,吴金贵给全队开了一个短会,这也是他在出任球队主教练后首次与队员见面。会上,吴金贵对队员们说:“我不是神,也不是救世主,但只要大家都尽了全力,就一定能够克服目前的困难。自助者天助之。”

两天前,申花队的主教练还是波耶特。这两天间发生了什么?首堂训练课后,吴金贵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详述了接手申花的整个过程。

在吴金贵的首堂训练课即将结束前,董事长吴晓晖携高层周军、徐维到训练场督训,表达俱乐部对于吴金贵的支持。据悉,吴晓晖对吴金贵说:“你如果要开任何队员,我这边都没有问题,我不会接任何队员的电话,队里面就是你说了算。”

关键时刻自己责无旁贷

记者:跟建业的比赛一结束,吴总就跟你说起了接手球队的事情了?

吴金贵:输给河南建业,大家都接受不了。河南建业打进第2个球后,我们3个人(吴晓晖、周军和吴金贵)都坐回到了沙发上,大家感觉蛮闷的,怎么会丢这种球。当时吴总说,不行了,要换教练了。他(吴晓晖)问,吴指导,你看怎么样,这样子球队心气没有了。吴总还问,如果你做会怎么样。我当时就说,我在申花做,没有差过。

记者:当时没有去考虑怎么样一个目标,怎么样一个待遇?

吴金贵:对,我当时想着就是我不做谁做。吴总说,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你做的话是无缝对接。我们在包厢里讲一些球队的问题,都是非常清楚的。后来吴总、周总离开包厢,跟波耶特去谈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吴总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到集团去谈。我到集团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了,吴总再一次问我,你愿不愿意接,你敢不敢接?我说,都这个时候,我不接谁接。我作为申花人,责无旁贷。我接的话,起码给球队带来新的氛围,球队不能再这样一塌糊涂下去了。

记者:目前球队的情况很不好,士气非常低落,你就没有任何犹豫?

吴金贵:我不会说我要证明自己,如果说要证明自己,那么工作方法就扭曲了。你是去帮助别人,我来的目的是帮俱乐部渡过难关,我不需要证明自己。我不做也无所谓,我已经做过那么多俱乐部了,中国教练里面有几个能超过我的,包括申花请了那么多外籍教练,有能超过徐指导(徐根宝)和我的吗?即使2003年的冠军不算,那么还有亚军。邀请我的球队多了,去年重庆叫我,长春叫我,我都没有去,我有申花的情结在。

记者: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是你的第一步目标?

吴金贵:这么困难的情况下,首先要做得让人家认可,你自己才会做下去。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我做不好的,我不会做下去的。所以有的人讲未来怎么样,未来其实是空的,只有把现在做好。现在做不好,你有什么未来?给你3年、5年合同,都是假的,无非就是骗点钱,我不愿意这样子,我先把现在的事情做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