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淡雅安逸”,畅谈自己心中的东方美学

“淡雅安逸”这个词和我们生活相去甚远,在我看来,美学既非超然的出世,也非随俗的入世,而是当下的在世。

吴佩:舒适与归属,即是生活最好的样子

不做杂志以后,我就很少探讨类似艺术、美学这些形而上的话题,毕竟今天的网友更喜欢问我的是“十万元买什么车?”,或者他们更愿意为我开的一个污玩笑而兴高采烈。

关于艺术,我觉得“艺术”这个词只能用在不可复制的东西身上,比如转瞬即逝的印象派画作,比如灵感乍现的一段旋律,或者半夜三更爬起来写下的诗行,我甚至固执地认为摄影都谈不上是艺术。

近些年来,中国品牌在设计层面,往往会为自己加上东方美学的标签。可何谓东方美学?

东方美学老说淡雅与安逸,“淡雅安逸”这个词会被人理解为仙风道骨的模样,和我们生活相去甚远的样子。可在我看来,美学既非超然的出世,也非随俗的入世,而是当下的在世。

就好像今天我们来景德镇看看瓷器,或者去到杭州喝杯龙井,我们会发现生活其实不过是茶饭之间的事情。一套瓷、一碗茶,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再高贵的茶也是要喝的,再贵的瓷器也该拿来用,本质上他们就是器物。也许会很精致,很美好,但这就是生活的消费品。

我并不是太喜欢小众文化,也不是那种重剑无锋、大隐于市的感觉。我心里最美好的感觉是普普通通的,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不急不慢,徐徐图之。

一台车最好是看上去普普通通,实际上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比如凯美瑞,比如飞度,比如高尔夫都是这样的有着普世价值观好车。不求别人侧目,别人理解不理解都无所谓,但有谁用谁知道的那种美好。幸运的是,今天的中国品牌也开始有点这样的感觉了,开始变得细腻了,比如吉利就越来越有丰田的架势。

易经有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不得不说,中国品牌在“形而下”的层面上已然称得上登堂入室,就像前段时间我内测的全新博瑞,挑剔如我在配置与做工层面上也已经找不到什么毛病。在由“下”而“上”的进程中,能不被拘泥于具象的细节,而在抽象的层面上慰藉心灵的中国品牌却并不多,吉利是其中之一。

今天我们从一个城市人的角度来看一台安逸舒适的车子,无非是让自己开得无欲无求,坐得慰藉心灵——好像说得很虚幻,实际道理很简单。

开得“无欲无求”,说的是让自己放弃各种不切实际的需求,大胆做减法。让动力系统更顺滑,让挡位更准确,让方向盘更精准,不要细碎的杂音,如果一台车能做到让人放弃激烈驾驶,那一定是无欲无求了。

而所谓“坐得慰藉心灵”,简单说就是一天烦心事结束的时候,可以让人没有斗志地坐在后排,没有IPO的雄心壮志,没有公司复杂人际关系,甚至也不需要去想婆媳关系儿子考试女儿早恋的事情,就一个人坐在那,静静的那种感觉。不是寂寞,就是夕阳黄昏,把车停在家门口的一阵静谧。其实我们要的很简单,可以调角度的后座,顺滑的真皮,柔软的座垫,理想的NVH表现,再加上音响,让我们暂时与世界隔离。

我想,不管是日本人美国人欧洲人还是中国人,都是让自己活得更舒服一些,更有归属一些,这应该就是最好的样子。

吴佩

汽车媒体人,曾任《汽车导报》、《汽车杂志》两大权威杂志的主编。

2017年7月,吴佩来到景德镇,畅谈自己心中的东方美学。

吉利汽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