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老赖”定制彩铃 颜面扫地的会是老赖还是法官

文丨江玉楼

老赖是一种通俗的叫法,按照司法定义,就是失信执行人。对付老赖,法院在执行环节穷尽了办法,通常使用拉黑名单的办法,让老赖买不了机票火车票汽车票,不敢进行高消费。即便这样,老赖现象还是不能根除。在对付老赖的路上,创新型催债方式也是层出不穷。

江苏灌云县法院近日灵机一动,为欠债不还的老赖定制手机彩铃,只要有人拨打他们的手机,就会听到:您拨打的号码实名认证人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法院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定制彩铃就是为了让老赖颜面扫地,利用亲朋好友施压,叫他们无处躲藏。

老赖话题也是老生常谈,定制彩铃这件事带出的争议非常明显,那就是如此手段惩戒老赖,是不是超过底线,侵犯了老赖的权利。由此引出的矛盾另一方则认为:定制彩铃是好创意,制造压力是合法举动。前者骂后者是法盲,后者骂前者是圣母婊,好不热闹。

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确实是有法律依据,关于这个依据,最高法在2013年和今年初都有两次制订及修改。

根据最新版本,这个名单“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法院公告栏等其他方式予以公布”。定制彩铃这个方式,其实打了擦边球。

说它打了擦边球,是因为最高法规定的公布平台,都是大众公开性质的,也就是“公器”,个人手机肯定不是公器。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讲,电信运营商的技术平台是不是“公器”?似乎算,似乎也不算。所以,给老赖定制彩铃并不能说是明确无误地符合最高法规定。

从舆论看,更多人赞成对老赖实施无限度的超饱和攻击,这部分人数比“老赖也有隐私权”的人要多得多。这样一来,灌云法院打这个“擦边球”,其执法的含糊性质就被更多人忽略。这种声音背后隐含实用主义想法,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以不管老赖怎么想。

如果要仔细研究最高法对失信被执行人的规定,它在本质上是一种信用惩罚,老赖还完债就要被移除名单,恢复名誉。最新版本的最高法规定,更列明了中止或终止执行的情况。比如网络查证两次以上,未发现有可供执行财产,且申请人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财产线索。

支持法院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可能不清楚,我们的法院拥有极其强大的网络查证系统,与银行、房管局联网,但凡失信被执行人有任何银行存款、动产不动产,都会第一时间被掌握。换句话说,法院能执行的一定会执行,法院执行不了的,你就是让老赖彩铃24小时不间断播出,可能也没有什么作用。

换言之,除了争论老赖彩铃合不合法,还要看它有没有效。信用惩戒已经是严厉的道德惩罚了,老赖如果真没偿还能力,他们都不要脸面了,怎么会在乎文质彬彬的彩铃讨债?除了替申请人出口恶气,让喊打喊杀的有个靶子,让人觉得无计可施的法院在做事,可能没什么实际用处。

老赖彩铃作为法官的无奈之举,有创意但显见执行的无力,更让法院陷入不明不白的法律灰色地带。老赖的手机到底算不算是最高法规定的播放失信名单的“公器”?最应该做这方面的严肃讨论。当然,老赖可恨,可有一句法律谚语是这样说的:如果法律保护不了恶人的权利,它同样保护不了好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