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在上海做了两次外籍模特,发现这并不是一份好工作

霸克李·布拉姆

跟一群模特一起泡夜店还能赚钱?听起来是个美差。曾经在米兰做过全职模特的我,听说这件事情以后就请我在上海的模特朋友带我一起去了。

我们约定好了时间,我还事先在网站上搜索了评价,结果人人都说这家夜店 “非常高大上”,评价里还提到夜店门外总停满了赛车、店里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富二代和土豪。这里一桌的最低消费是两万元,服务员不停地将装了几十瓶 dom perignon (一个法国香槟品牌)的推车推向客人的桌子,把一瓶一瓶香槟摆上他们的餐桌。以老外为目标读者的杂志评论这家店的客户是 “大佬中的大佬”,尽管我去的那晚,店里除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生意人之外就没有其他外国客人了 —— 店里所有的西方人都是模特,一共有四十多个。不过那只是个普通的星期二,而周末的时候会有更多的模特。

装满香槟的巨大玻璃架子

晚上十点半,模特们开始在地下停车场排队。我假装我是个签了上海经纪公司的外籍模特(因为我有以前在米兰做过全职模特的经验,所以这不太难),他们把我的名字也写到了名单上。停车场里停着的是那些太过普通以至于不能停在夜店门口的汽车,还有一些摩托车,在边上有一个桌子,桌子后面有个名叫 Roman 的巴西人和一个韩国人(我没听清他的名字),他们是这次面试模特面试的筛选人。

模特们有序地排队,到达桌前,在名单上找到他们的名字,然后被 Roman 和韩国男人仔细地检查图片由作者拍摄

幸运的是,被模特们称为 “The Korean Door Bitch” 的另一个韩国人今晚不在,这似乎意味着这次模特面试不会太严格。我没见过模特们掉眼泪,但我听说只要这个人在,严格的筛选让模特们流泪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们有序地排队,到达桌前,在名单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后被仔细地检查:如果他们穿的衣服不对,或是长相不好,就没法在名单上被打勾,也就没有人给他们手环,进不了夜店的他们就只能折返回家。

西装不合身的我宛如一只企鹅

当天晚上的主题是 smart sexy,因此男人会穿西装,女人则穿鸡尾酒会裙。我在上海并没有西装,去之前我临时跟一个朋友借了一套;但我比他高个几寸,所以从下出租车到排队,我好像突然又重新经历了一次青春发育期:我担心别人看出来我的西装不合身,所以小心地控制自己,避免任何做出任何会让我的袖口卷上去的动作,这让我感觉自己好像一只企鹅。

终于轮到我了,我走到桌前,Roman 一边向我打招呼,一边在名单上寻找我的名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