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无性恋的我爱上了一种默契

弗利徐

亲爱的朋友,

之所以称呼你为朋友,是因为我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我们的关系。这种状态也可能并不是暂时,而是会持续很久。你曾和我讨论过,关系有很多种,有时候两个人相处在一起,可能有爱,可能有性,可能是习惯,可能是默契。我喜欢 “默契” 这个词,而朋友这个词,在现阶段最能衬托这份默契。

在认识你之前,我爱过两个人,一个生理男性和一个生理女性。之所以用 “生理” 这样看似冷冰冰的词,是因为 TA 们对我来说是两个无关乎性别的个体。我在那几年里所投注的爱也因为 TA 们的思想和精神。这么说不等于我不想去占有,更不等于我爱得不够,只是对那时的我来说,我从未把身体当作爱情中的必需品。

值得一提的是有那么一回,我和那个爱了五年、性取向依然是个谜的他,在看完了午夜场电影后,我俩就这么躺在一个枕头上,看似浪漫、甚至以为即将发生些什麽的情节,却因为我那跨不过的坎而煞了风景。那时我的理智和身体都出现了强烈的排斥反应,只好尴尬地远离。那个瞬间,是我第一次和所爱的人靠得那麽近,却随即绝望地发现竟是那么遥远。

后来我接触到了无性恋(Asexual)这个词,大致来说指的是 “不具有性欲望或者宣称自己没有性取向的人”,即不会对任一性别表现出性欲望,缺乏性冲动。会接触到这个词是因为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人会用半开玩笑的态度对我说:“你该不会是无性恋吧”,或是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告诉我:“你这样是无性恋”,我这样才试图去检视自己过往的情感追求。那些我曾以为是某种障碍的事情,好像顿时之间变成了一种能够被解释的现象。

作者(左)和无性恋友人合照(作者提供)

为了更了解(或许是)自己所属的这个族群,我阅读了一些相关的文章,也访问了自认是无性恋的朋友 Ying。Ying 是个生理男性,在他人生中过去的二十四年裡,他不曾和任何人或是想著和任何人建立亲密关系。我和他曾经有长达一个月在欧洲游玩期间,每天睡在同一张床上,看似亲近但我们心里都和彼此保持著一定的距离。我问 Ying 他是如何定义自己是无性恋的。“我对性爱反感”,他坚决地说道,“且无论男女(这里指的是生理性别),我都不大喜欢过于亲近的接触,精神上的交流对我而言就足够了,但某层面来说,或许精神的交流,这件事,就如同对性爱有感的人在做爱一样,也说不定”,他说。

我也曾在一篇文章上读到,“无性恋者会被人的美貌、外表所吸引,但不会对人产生性欲。有些无性恋者就曾经历过这种,对对方没有性欲,但仍深情地渴望和对方在一起。如果你不对男性、女性或任一性别有性欲的话,你有可能是无性恋者。” 在读到了这一段叙述以后,我感觉自己好像被说中了某些部份,于是为过去的自己下了定义 —— 然后我遇见了你。

你的出现将我自从前那些精神恋爱里击落到这片黄土大地,我开始清楚地看见一尊血肉之躯,你让我明白什么是踏实。是你让我第一次感觉不需要写太浪漫的话,我只顾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然后有那么一个夜晚,你进入了我的世界,这一次我不再像和他相处时那样逃离,我是全然地相信着你,愿意把自己交给你。还记得当时手机里播著张亚东的《虚拟实境》,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三维空间的虚拟世界,像是一个初学的使用者,笨拙地尝试着去身历其境。

作者的服装作品,概念是把男性和女性身体上的性特征都看作是配件,除去那些,身体的本质是一样的(作者提供)

然而,直到那时我才明白,自己的心和身体有多么分离。我不知所措地操控着那套不合身的躯壳,不知道怎么去感受。那个时刻,我终于知道原来自己身体的神经都长在了心上。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我确定了自己可能和大多数的人不大一样,身体无法在性这件事情上得到应有的欢愉。但即使如此,这件事情仍是将我过去对自己的认知大大地打击,我不再知道自己归属于哪一个领域,我开始强烈地质疑自己无性恋的身份。

为了更加了解自己的定位,以及这个独立于异性恋、双性恋以及同性恋之外的第四种性取向,我更深入地去理解爱、性欲、性行为,以及性吸引之间的关系。

“爱和性发生的原因有很多,无性恋有可能会谈恋爱,也有可能和别人做爱。”

一篇探讨无性恋的文章这样说道。所以无性恋和独身主义或是禁欲主义者是不一样的 —— 无性恋者并不会因为某种理由去拒绝性行为,甚至就像我,接受了性行为。

“重点在于对性会不会产生吸引力,而不是有没有性行为;性吸引有强弱和有无之分,而无性恋就是指在异性或同性身上,只能感受到微弱的、甚至没有性吸引的人”,那篇文章接着说道。

至于性欲和性需求,是一种身体本能,并不会因为他人引起。当你被一样美味的食物引起食欲时,就如同一个人感受到了性吸引。无性恋者也可能拥有不同程度的性欲和性需求,只是 TA 们所感受到的性吸引非常微弱,甚至为零。

对我来说,精神和身体是分离的,就好像曾有无性恋者提到过,“爱和性分离”。爱这件事情与我而言,是关于头脑和思想的,和身体无关,而性行为的发生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动态,生理和心理交互影响。就好像我和你,在那个夜晚我们的精神上进入了一种全然的默契,同时我也怀着一股强烈的对自己身体的好奇心,性便毫无防备地发生了。

作者提供

有趣的是,除了无性恋这种性取向之外,还有学者归类出其他和无性恋有些相近的性取向。像是灰色地带(Graysexual)、半无性恋(Demisexual),以及酷儿柏拉图式关系(Queerplatonic Relationship)。

灰色地带指的是介于无性恋和有性恋之间的神奇地带,可男可女的取向,灰色地带的人鲜少感觉到性吸引,即使感觉到了性吸引,也通常只有较低的性冲动。而无性恋者通常不会感受到性的吸引,除非 TA 们已和对方建立了强烈的情感关系。对半无性恋者来说,进入一段恋爱关系并不保证有性吸引的存在,但要发生性行为则必须是建立在恋爱关系上的。

至于酷儿柏拉图式关系,是指在同性之间、超越友谊的一种紧密关系,性吸引的因素在酷儿柏拉图式关系里是不重要的,因为 TA 们更在意的是两个人在情绪、思想上的紧密结合。

于是我发现定义自己的方法突然多了很多可能性,虽然我还没有办法就咬定自己是哪一种 —— 或许每个人的身上都同时存在著不只一种性取向吧,它们可能彼此互剋但又能够取得平衡。我也深信,性取向是能够随著生命经验产生流动的。

而此刻我自身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对自己的理解有太多的不足,因此把这些名词强加在自己头上,就别扭的好像一件不合身的衣服。而我和你在这个当下彼此喜欢,为什么非得用那麽多附加的词汇去定位;我相信没有一个名词或关系是能够为未来担保的。

亲爱的朋友,不知道我在你至今的经验中是否一个比较不一样的角色,也不知道你是否察觉了我们在身体上的默契远不足我们相处上的默契。可惜的是,我们还不够时间去探索和沟通,只能这样短暂相聚,随即又分开至两个遥远的时区。有时候我会妄想自己成为你生命裡下一片故事的主角,而此刻我所能做的只是延长这份的默契,搜集每一个和你对视的眼神,以及每一个我们共同沉默的时刻。

Yours truly,

弗利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