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记者在一线】调车汉子火热情

本报记者孙业国

连续多日的高温炙烤着华东大地。7月27日,记者来到京九铁路规模最大的编组站——阜阳北站,走进调车作业最为繁忙的驼峰区,亲身体验骄阳下调车汉子们的火热情感。

位于商阜、青阜、阜淮等6条铁路交会处的阜阳北编组站进入暑运以来,经受住持续高温考验,全站上下保安全保畅通,日均办理货车1.59万辆。

10时许,烈日暴晒下,驼峰处早已酷热难耐。记者见到正在作业的提钩组组长韦伟时,他戴着草帽,穿着劳动防护服,和其他组员一起解体货物列车,后背衣服全部湿透。一脸黝黑的他告诉记者:“暑运以来,气温居高不下,车流高位不减,每个班解体列车超过40列。”

在“双推单溜”式的驼峰顶部,列车解体作业一趟接着一趟。作为7人班组的头儿,韦伟时而弯腰盯着车辆走行部,时而快速跟进提钩,时而举手示意提钩成功……尽管休息室近在咫尺,但1个多小时下来,他未能进门休息片刻。

突然,“吃西瓜喽”的吆喝声传来。韦伟趁着作业空当,拿起西瓜边吃边说:“单位领导主动给我们当‘勤务兵’,上午送西瓜,下午送冰水,中午还有绿豆汤。”说话间,他脸上的汗珠不时滴落到地上。

中午时分,钢轨、水泥板和石砟铺设的驼峰地表温度已超过50摄氏度。匆匆吃完饭的韦伟很快又回到岗位,脚下热浪穿透鞋底烫得他不敢驻足,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露出块块盐斑。

14时许,韦伟回到屋内,赶紧脱下鞋袜。此时,他的整只右脚已被汗水浸成了白色,有的脚趾下方还磨出了水泡。36岁的他向记者算着细账:“我们每解体一趟车要走500米左右,一天下来要在火炉般的石砟路上暴走近20公里。”

20时刚过,溜下当天最后一钩货车,韦伟回到休息室,瞄了一眼全班成绩单:解体列车2040辆。

在回家的车上,这位干了9年调车的汉子毫不掩饰自己对调车工作的爱:“坚守虽苦,但苦中有乐,看到自己亲手解编的一列列货物列车重新上路,我的内心总是满满的成就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