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继业者催生世界最早超重装骑兵:塞琉古具装骑兵

亚历山大的死亡并未让他与他父亲建立的传奇军队——马其顿方阵与伙伴骑兵消亡。他们作为一种传统在各继业者王国中延续,并得到一定的发展与革新。与亚历山大时代的军队比,继业者的军队数量要更庞大。在一些会战中,他们会投入高达7万人的兵力,而亚历山大的远征军数量一般也就是4-5万人。由于继业者王国,特别是东方的继业者王国,缺乏希腊本土精兵资源,所以那些国王在保留他们手中有限的希腊军人作为核心的同时,也大力使用当地的特色兵种。诸如塞琉古王国与埃及托勒密王国均建立了庞大的战象的队伍,尤其以塞琉古巨大的印度战象为象征(埃及托勒密王国则普遍使用非洲森象,现已灭绝,它的体型较印度象更小)。波斯帝国曾经使用过的卷镰战车也被大量装备。

但这些改革大都是缺乏创新精神的,有的甚至将军队带入一种极端倾向。比如各继业者之间互相攻打,使用的都是马其顿方阵体系。为了能更胜于对手,他们就不断地增加方阵长矛的长度,将原本已经很长(16英尺)的超长矛增加到了22英尺。方阵的纵深也从亚历山大时代的16人纵深增加到了32人纵深,有的时候甚至达到50人纵深。虽然在会战中,这种方阵的正面几乎是无敌的,没有任何军队,包括后来天下闻名的罗马军团,能从正面抵抗这种方阵的冲击。但这也让本来机动性极强的马其顿方阵变得非常笨重,在复杂的地形下更难以调动与变化。更沉重的长矛导致贴身近战能力更逊色,侧翼与后方也就更容易被突破。

我们不能说这种方阵一定比亚历山大时代的方阵差,但确实优点与缺点都更加明显。越明显的缺点也就更容易被对手所利用,而且现实中,这些缺点也确实在多次会战中被马其顿方阵的敌人所利用了。

此外,曾经在亚历山大军团中那些配合大方阵的近卫步兵、散兵都被严重的削弱了,当然这也可能是本土兵员不足所导致的。

▲超长枪方阵之间的对决

但继业者时代的骑兵,特别是重骑兵,在重骑兵进化史上是值得叙述的。在几个较大的继业者王国中,统治马其顿的安提柯王国的骑兵并不多,统治埃及的托勒密王国很可能由于炎热的气候不再使用装甲过分厚重的重骑兵,而塞琉古王国的重装骑兵则得到很大发展。

他们建制名称仍采用了过去的荣耀——伙伴骑兵,有的则称为阿格玛(Agema)骑兵,但均为精英部队。不过也有资料认为,继业者王国的伙伴骑兵装备与阿格玛具装骑兵不同。

这些精英骑兵大部分被国王直接统辖,采用了波斯与斯基泰重骑兵惯用的马铠,并且更为厚重。一部分继业者王国的重骑兵则第一次做到连人带马,全部包裹在青铜或铁质的鳞甲中。他们的马铠并非像波斯或斯基泰重骑兵那样,用皮带将护胸悬挂在马鞍上,而是将鳞甲甲片固定在织物上,成为鳞甲马衣,然后完整的包裹整个战马。马匹的头部也拥有整个脸部的面甲,而非过去波斯重骑兵坐骑“护额”。

也就是说,在继业者时代,真正的具装骑兵——超重装骑兵诞生了。

武器上,他们仍装备着著名的诸斯同长骑枪或类似的武器,不过固定改为双手持握。他们排成密集阵型,用这些超长的骑枪发动猛烈的冲锋,成为日后罗马时代的东方重甲骑兵的模版。

根据可以确认的记载,他们出现于塞琉古国王安条克三世在公元前212年-205年的远征中。一个世纪之后,著名的帕提亚重骑兵、或四个世纪之后的萨珊重骑兵、甚至中世纪开始后称霸数百年的东罗马(拜占庭)重装骑兵,均沿用了这个模式。另外,武器上除了诸斯同长枪,也于过去前辈伙伴骑兵一样配备剑作为辅助武器。同时,他们一般不配盾牌,但有一些则使用色雷斯式的希腊椭圆盾。这些盾牌用木制成并包上皮革。

不过,全体防护式的盔甲也赋予这些昂贵骑兵极其沉重的重量,让他们决不可发动长时间的冲锋。因此这些重装骑兵必须在合理的冲锋距离前才开始小跑,以节省体力。所以,他们的冲锋往往仅能用在决战时刻。所幸这些问题,在后来的铁甲具装骑兵的发展中,逐渐得到了修正。比如为这种沉重的骑兵配备更加精选的马匹,用重量与防护更具效能的铁质或皮质札甲马铠(片甲)代替鳞甲,更加合理的队形与训练等。

本文经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权发布。主编原廓,作者龙语者。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喜欢刀剑可加作者龙泉沈师傅微信:lqlssfb 一起煮酒论剑。

获取更多知识兵器知识请关注微信公众号:lbqyjs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