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电影革命:吉加·维尔托夫的影片|ARTFORUM经典回顾

电影革命:

吉加·维尔托夫的影片

约翰-麦凯|JohnMacKay

维尔托夫,《持摄影机的人》,1929,35毫米黑白影片剧照,68分钟.

1929年,吉加·维尔托夫(Dziga Vertov, 1896-1954)完成了作品《持摄影机的人》,这部精彩连连的纪录片对六十年代末巴黎左岸以戈达尔和让-皮埃尔-高兰(Jean-Pierre Gorin)为代表的激进电影人产生了巨大影响。反过来,倘若要对他的历史地位做出维尔托夫式的总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作品超越了电影史可讨论的范畴。对维尔托夫而言(他出生在俄罗斯的比亚韦斯托克,这里如今是波兰的一部分),电影史其实是一部电影镇压史:

摄影机的发明是为了更深入地进入可见的世界,探索和记录各种现象,这样我们就不会忘记所发生的以及未来应该考虑的一切。

但是摄影机的运气也并没那么好。在它刚发明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不是资本说了算。资产阶级想利用这个新玩具来娱乐大众,而不是将工人们的注意力从他们反抗统治者的根本目的中转移出去。在影剧院灯光的麻醉下,有些斗志盎然的无产阶级们,不再紧握铁拳,而是不自觉地妥协于摄影机的破坏力。剧院是很奢侈的地方,座位也很少。统治者们想让摄影机来分担剧院的一部分制作…

剧场里,表演是最基本的事,所以每个影片都是在剧本的基础上形成的,表演是戏剧性的一种表达,所以不同类型的导演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上述所有这些都适用于戏剧,而无关潮流指向或它与剧院之间的关系。所有这些都存在于摄影机探讨生活现象的真正目的之外。

从尖刻的批判到银幕上对革命前后电影类型的隐晦批评,维尔托夫在二三十年代一直对苏联虚构表演的剧情片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批判。这种争论源于10和20年代电影与戏剧之间的老套争论,在今天看来也许已经过时了。这些讨论在二战后被当时对剪辑控制(以巴赞的文章为代表)的批判,与再后来关于电影话语结构(无论是叙述性还是非叙述性)及其与观众之间关系的历史和理论质询推到了一边。维尔托夫复杂的电影结构(即便不算他的理论)依然对后来的那一系列问题产生了重要的作用;那些对维尔托夫和二十世纪电影理论之间的关系有兴趣的人——有段时期,大约是1945-60年,他的电影和想法基本被遗忘了——也许会想起巴赞当年敏锐机智的观察:由于电影并没有达到启发它的那种“神话”的程度(具体而言就是“一种完整的现实主义,一种对世界自身形象的重塑,一种不被艺术家解读的自由或时间的不可逆限制的影像”),所以电影“尚未被发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