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黑白视界——长城边的子民们(二)

“我选择拍摄长城系列专题,对不对?这样的选题似乎有些“拙笨”。长城的影像实在太多,如“片片飞雪”,飘得人眼花瞭乱,以往长城的云蒸霞蔚、雾起弥漫、雄奇壮丽的彩色图片,多之数不胜数。摄影人为使长城的影像再现,使其作为民族图腾的重要标志,乐此不疲地奔走在长城的山颠,寻找机位、变换季节、光影突出,只为表达美轮美奂的长城而辛勤努力着。

我在想,除了那几个景点,几处段落坚固的城墙之外,似乎无人关注其它部分,更无人关注生活在长城边的子民,以至于忽略了长城的本来面貌。我以为,这样的长城是不真实的。

今日的长城,实际上是和过去、废弃、残破、沙尘、荒诞联系在一起的。当我看到有许多农家仍然嵌在长城的土墙里,耕种着长城边上贫瘠的土地,没有人比他们同长城的联系更紧密,关系更近。由于这长城子民的存在,低态的生活方式年复一年的过着,使古老、荒弃、苍桑的长城仍然有存在的重大价值,才驱使我关注着长城边的子民。

我的长城系列专题摄影,采取了传统纪实摄影的表现手法,用传统的构图表述着长城边的子民。以往摄影的镜头中主体的长城,在我的影像中却成了背景或陪体,或者是岐义丛生。我以贯列的视角,自然的心境去看待长城,认真审视着今日长城的机遇,告知人们一个真实的长城。我努力记录着长城边的子民,记录他们的真实生活。

我用黑白摄影来创作,让我顿生遐想,朦胧的灰有一种久远的情愫扑面而来,似乎更接近长城的本质,这就是我心目中的长城,还原一个真实历史走过的长城……。”

——崔荣林

(戳以下链接回顾崔荣林摄影作品:黑白视界——长城边上的子民们)

一位中年汉子将要待产的马,牵到一块青草地上来喂。 拍摄于河北赤城独石口

一位老汉赶着运送肥料的陈旧牛车,艰难地运送到自家地中。 拍摄于山西阳高长城乡

孩子们在长城保护碑上玩耍。 拍摄于山西阳高守口堡村

天将晚,老汉一家正“打理”着羊的营生。 拍摄于山西偏关滑石堡村

几位摄影爱好者在长城上正执着地给自家“模特”拍照。 拍摄于山西阳高守口堡

一位摄影师站在长城墩上的失落情态。 拍摄于山西阳高二十六村

古城堡下某个陈旧院落的妯娌俩。 拍摄于山西偏关滑石堡村

今天是这位老汉66岁的生日(伴有脑栓疾病)。 拍摄于河北怀来鸡鸣驿古城村

这位老汉悠闲地盘腿坐在地下职守着别人不久前刚买下来的陈旧院落。 拍摄于河北怀来横岭城

这位老妪苦苦孤守了67年,这是她的家。 拍摄于河北赤城独石口城堡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