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每个人都可能在“残障”状态|《无障碍条例》五年

2012年8月1日,《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多年以来,社会无障碍环境取得了巨大进步,城市人行道路普遍铺设了盲道,很多公共建筑都设计了无障碍坡道,智能手机针对视障人士的读屏操作愈渐便利……公众的无障碍意识也普遍提高。

早些时候,残障新生致信清华大学,请求学校为自己提供合理便利,引起不小争议。有人经实地测试,发现清华的无障碍通行环境确实有待完善;有人则认为清华的回信温情真挚,也提供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那些“批评者”指出该校尚不完善的一面是吹毛求疵。

随着对无障碍环境的关注增多,不同的评判也越来越多。无障碍设施的建设是对残障人士的优待吗?会不会涉及资源过度倾斜造成的浪费?要完善到何种程度才算是“健全的无障碍环境”?作为一名长期关注无障碍环境发展的残障人士,在《条约》实施五周年,我想分享一些我的思考。

▌无障碍设施只是残障人专用的吗?

在车站、医院、公园景区等地方,常能看到很多标明了“残疾人专用”的无障碍设施。这说明很多建筑设计者已经有“无障碍环境建设”的意识,也了解这些设施对残障人士的重要性。但无障碍设施只是残障人士专用的吗?

2008年,在《条例》颁布施行的四年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从那时起《公约》便在我国具有普遍法律效力。其中对残障的定义包括——残障是一种状态——这一理念将残障理解为一种状态,是对“残障”的去标签化。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可能因为一些原因而处于某种残障状态。比如受伤、生病、体弱等病理因素,年老、怀孕等生理因素,甚至包括提大件行李、抱小孩等生活因素。这些因素会使人处于行动不便的状态中,无障碍环境则可以缓解甚至消除这样的不便。

因此,无障碍环境是每个人都需要的,而非残障人士专用。建设无障碍环境实际上为所有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提供了保障。

▌是权利?还是优待、照顾?

当有人对无障碍环境建设感到不满,在网上投诉的时候,留言中常会出现这样的论调,“社会已经对你们残障人够照顾的了,又是免费,又是优先,为什么还不知足,还想要更多的优待和照顾?”

“获得无障碍环境支持是残障人的权利”,这是我们几乎每次都会回应的一句话,但是质疑的论调并没有因此消失。

那么到底是优待照顾还是权利呢?还得从《公约》说起。

《公约》致力于推动残障法律和政策的根本变化,也就是我们经常提及的残障模式的“范式转型”——由原来的医疗模式转变到社会模式。残障的社会模式认为残障是一种社会构建出来的事物,残障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社会存在各种障碍,而非残障人个体,因此解决残障问题需要消除社会障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