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母婴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八一·我们是女兵,但也是妈妈!

2017年是建军90周年,很特别的日子。今天小编采访到了两位女兵,当然她们不仅仅是女兵,也是妈妈。妈妈的辛苦,我们懂,女兵的不易,很多人都懂,但是,即是女兵,又是妈妈,既为了国家坚守岗位,又想为了孩子多陪伴。这一路的艰辛,我相信很少有人再懂。

小C

小时候我有过很多梦想,摇滚乐队主唱、作家、动作明星、考古学家、服装设计师……但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名军人,我这种“不自由毋宁死,置死地而后生”的热血青年是怎么来到这个满是条条框框的铁血军营的呢?除了我本身就是个思想境界崇高的好青年之外,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妈。

所以我妈要我来当兵的时候,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她希望我在部队这片天空下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新兵营的第一天,我以一身“小太妹”造型震惊全场:挑染的波浪卷发、烟熏妆、大红唇、铆钉挎包、机车皮衣、马丁靴,来接兵的干部把我从头到尾打量来打量去,最后只说:“先去卸妆,你的头发肯定是要处理掉的!”剪头发的时候我也把大家都震撼了一把,我以为是剪成齐耳的发式,哪里知道几乎要被剃成板寸!别的新兵都是一咬牙就剪完了,最多掉几滴眼泪,而我却痛哭流涕了整整三个小时,最后理发大妈拿着把大剪刀和电推子冷漠的对我说道:“你就算哭到天亮我也是要给你剪的。”我哭得泪眼迷离,看不清她的模样,现在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脑海中总会把她想象成容嬷嬷的样子。后来下连了,我妈来看我,我们母女两一见面就抱头痛哭,“麻麻,我的波浪卷没了,他们好狠心,就这么给我剪了,呜呜……“

后来我结婚,生子后,我妈就肩负起照顾我儿子的责任。女兵其实挺哭的,尤其是有了孩子后,有很多身不由己,但部队的是就是命令,就是责任,我们有时候出去是不会和家人说任何情况的,现在孩子上小学了,也开始慢慢理解我了,之前我挺长时间回家一次,他看见我回来就和我生气,就是不理我,我给他买了好多东西哄他都不管用,最后我搂着孩子哭,孩子也哭。现在大点了,有点能理解,但是我对孩子的亏欠太多。

当兵的人,很不容易,两方面都想兼顾,却总不能兼得。

美国现役女兵妈妈集体晒哺乳照 (图片来源Facebook)

英姿飒爽

图片来源Facebook

图片来源Facebook

奎奎妈

我是一名通讯兵。其实对我们通信连的女兵来说,电台背不起,当不了通信兵。因为一个电台30多斤,在外面,我们背着30多斤的电台来回跑是很正常的现象,可能正因为这些吧,我的体质特别好,生孩子的时候,是顺产,等我到医院,不到十分钟生完了,而且做月子也没觉得身体特别虚,所以现在我的好身体,也要感谢我的职业。

奎奎妈,是一个特别幽默的人,部队中,家里遇到的困难,她都很幽默的能讲出来,她一直说感谢部队成就了她。这样的感恩的人,在哪里都不会错哒。为我们国家,有这样优秀的女兵而骄傲!

图片来源与网络

这位妈妈用吸奶器为宝宝存储更多的口粮

卸下了军人的身份,此刻她们只是一位母亲

外表在坚强,我们也有柔弱的一面,我们是军人,也是母亲。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