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扇仙居的窗户抵抗得了倭寇,却抵不住时代变迁

日渐消逝的事物总会有特别的美感

其美并非因为即将消失

而是从开始到现在,美一直都在

但这种美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匚石窗的记忆

自然光线里,粗朴的石窗

映照出老村落的风景

石窗的纹样,手工成形留下的痕迹

让影像曲折、反射、变形

紊乱中生出震荡涟漪

石窗便有了纷繁的表情

它审视着时光的流过

人心也在时间中涤荡

以前,大户人家造房

总能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

用最粗重的石头

一块块堆积,一层层垒砌

围成一睹隔着空间却连着人心的石墙

石窗,印刻着龙凤呈祥或是才子佳人的故事

带着天然的质朴

寄托着人们的生活愿望

镶嵌在沉稳的石头墙里

厚重连绵

仙居之地,临海

倭患横行时

此地便经常遭到倭寇的蹂躏

人们造房子,外墙用砖烧起来

内侧则用石头石壁构造

关上大门

房子的通风、采光便只有那扇厚重的石窗

盗匪即使敲掉了外墙,却敲不掉内侧石墙和石窗

匚石窗的时代已经过去

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时

吴桂秀开始跟随师傅学做石窗

而此时,城市化建设如火如荼

各种更简洁、干净、美观的新式窗户席卷市场

那时的人们造房子,石窗已不是首选

多数石窗也在老房子被推倒时毁掉了

居于农村的他,为了维持生计

不得不继续干着这项粗重的手艺

拿着一天一块两毛五的工钱

相比种地,他凭着手艺挣取工分倒是相对容易

学艺时,师傅给他留下了两句话

“手艺在身值千金,黄金千两不为贵”

有手艺傍身,便不愁活路

他一直坚守着师傅的嘱托

老话说着“好人不学艺,好铁不打钉”

但他若是放弃了手艺,生计便没了着落

匚他做的石窗有灵

70多岁的吴桂秀

经过几十年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透过与石头的对话

悟到石头的天然本性

比起机械雕刻,他做的石窗有种难以言喻的轻快美妙感

各种雕刻工具在他手里

有灵一般,在石头上蜿蜒婉转

各种纹样相继流出

石窗的立体感,在光影交织里,明暗恍惚

这是手感和力道分寸的延伸

千年以来

经无数人的手手相传

石窗以不同的形式

为人们遮挡风雨

刻下生活信仰

凝视着人们代代相传的生活智慧

我们从这些形态和言传里

像触摸到了一种连绵不绝的时代传承

无声而壮大

石窗已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里逐渐淡去

甚或消失不见

唯有老人对它的喜爱定是历久弥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