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宝黛初见】走神与走心 ——宝黛初见中林黛玉心理变化刍议

作者关鹏飞

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第一次见面,后人喜欢概括为一见钟情。林黛玉觉得贾宝玉“何等眼熟”,贾宝玉觉得林黛玉“看着面善”,再加上书中为二人恋情所铺垫的木石前盟,得出这样的结论无可厚非。然而,当我们细读文本,抛开曹雪芹的主观阐释,而关注其精确描写,会发现林黛玉对贾宝玉的接受,即便从第一次见面的角度来看,也有一个走神与走心的过程。二者的分水岭,便是贾宝玉摔玉。

所谓走神,是指林黛玉初进贾府,因为小心谨慎而改俗从众,故其心思不在于如何表达、展现自我,而在于揣测、迎合别人意见,这种惯性延续到她与宝玉的初见前期。林黛玉孤身进府,多观察,少说话,唯唯诺诺,自是良策。但在迎合中难免受到影响,承袭一些偏见。比如对贾宝玉,就听信王夫人的交待,对其所问,答以冷语。这里尤其可以举出读书之问,略作比较。贾母和贾宝玉都问过这个问题。黛玉回答贾母之语为“只刚念了《四书》”,而回答宝玉则是“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许认得几个字”,变化之大,不过转瞬之间而已。原因在于,林黛玉问姐妹们读什么书的时候,贾母答以“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她便现学现卖。虽然不能因此苛责林黛玉,但在分析过程中却也不能熟视无睹。

最要命的地方在于,看似用心,实则走神,貌合神离,弄巧成拙。贾宝玉问玉之际,林黛玉就是如此处理的。她心思缜密,先忖度一番,再答曰“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这话在贾母听来,主要表达“不便自己夸张之意”。林黛玉此答虽深得贾母之欢,却失宝玉之心。从儿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宝玉不过想要跟看得上眼的伙伴分享美玉,但林黛玉所答既已引起误会,贾宝玉处在那样礼法森严的时代,又不会通过沟通很好地表达分享的意愿,只能通过极端的摔玉的方式来激烈地加以呈现,就不足为奇。

尽管现实的处境让林黛玉不得不走自己之神,猜他人之意,不可否认的是,在她内心深处却还是对宝玉有所好感。不妨从她眼中的宝玉形象出发,略加悬测。由于宝玉中途换衣,故有两处描写,具体内容不同,结构却甚相似,都是先写装扮,再写眉目。前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后者才是本身心神的展现。这就告诉我们,林黛玉所见,是二者兼有的。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贾宝玉眼中的林黛玉,纯粹从眉目入手,深及于心。于此亦可见二人初见前期,态度迥然有异。除去前面所云黛玉初进贾府之因,或亦与男性直白、女性婉转之性别特点有关。

而打破这一层隔阂,让黛玉真正走心的,便是宝玉发疯引发的摔玉行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