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武道文坛衰落,幸好我们有徐浩峰

文|武侠小王子

01.高术莫用

在徐浩峰的武侠电影《刀背藏身》亮相柏林影展后,徐氏学院派武侠这份新牛排又多了三分熟。回望徐浩峰的武侠电影创作历程,无论婉约内敛的《一代宗师》和箭气纵横《箭士柳白猿》,还是诙谐通达的《道士下山》及铁骨柔情的《师傅》,皆离不开民国江湖这个脉门。徐浩峰先生对于武术的认知除了武术素养积淀与真枪实战考究外,文学中的侠义江湖同样不可或缺,把民国这段文坛史话熟记于心的徐老师,在影像表露上皆可望见民国武侠文坛留下的点点瘢痕。

徐浩峰于文学和影像中分别揭开了一段于当下近隔咫尺、却如电光火石鲜为人知的近代血性江湖史。或许民国的武坛原不止徐浩峰影像中如此感性知性及怒发冲冠为红颜,在热兵器的窒息压迫下民国武坛如流星般飞速兴起,如流星般飞速衰落。

在这个迅速变革的世代,武坛却随着民主的潮水奔涌向前。在如此多维度的民国社会中,武术得以发生质化,内外效应皆有之。

体术如玫瑰般绽放于枪炮前。近代中国饱受西方国家欺凌,民间习武热潮因中华古国的日薄西山蔚然成风,内圣外王的忧虑心让每一位生逢乱世的武者散发出忧郁冷峻气场;兼之千年中华神功于清末得到彻底性整合后,民国武术大千中自然出现了如孙禄堂李景林李书文等百年不遇之惊世奇才。

镖门衰落后武馆顺势而兴。在民国,真正意义上的武馆取代了走马江湖道的传统镖门后,武术终在民间得以光明正大传承延续,香火之旺盛顺比起历朝历代前所未有,门派间于20年代得以进一步归类细化,武术的多样性和吸引力皆在民国达到了一个顶峰,彼此间技艺切磋更成为武师间家常之乐事;拜名门学武艺则为弟子一生中荣耀之时。在政府的主导和民间资本的支持下,1929年于杭州西子湖畔举办的国术游艺大会更让灿如星辰的武术界有了一个梦幻般的旅程。

02.刀与星辰

1929年的国术大会带来的提振点或远不止武术界那么简单,借助传统国术为创作助力的30年代南北文坛则因创作源头的蓬勃兴盛而更添了一股热浪,在历经以平江不肖生为首旧派五大家的激荡文风后,与30年代终掀起一轮新潮。人人都说天津是圈养闲人之地,闲到山穷水尽则幻化出了大家,曾仆仆风尘、半身飘零的巴蜀名士还珠楼主李寿民终在天津实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自1932年,武侠巨作《蜀山剑侠传》于《天风报》连载后便似狂风骤雨变换了原有武侠文坛的旧格局。《蜀山剑侠传》绮丽多姿 蔚为大观,洋洋洒洒六百万字间,无一不透露出还珠先生精巧的构思、高绝的文笔和基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宏大世界观;东方玄幻美学基石在《蜀山剑侠传》中已完成最坚实的搭建,一部未完成的千古奇书则如恒星般现于璀璨的民国文坛星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