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部第一人称的纪录片,我们愿意一推再推

前言

本文为第一届深焦华语青年影评大赛终选二等奖作品。

大赛分为初赛和复赛,初赛为参赛者自由选题,而复赛为命题作文,题目为纪录片《摄影机背后的人》。

《摄影机背后的人》

─ 以碎片组建:自我回忆与世界历史的影像光河

文|Pony(马曼容)

编|Imbroglio

A still from Cameraperson

当鸟语虫鸣四起,羊群铃声与人们笑声交织,片头观众开始跟随摄影机的视角走在羊群后面,马的上头坐着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摄影机背后的人」询问着是否能跟前,可惜听不懂的老人只能微笑以对。

第一段的影像看似随意粗糙,却是影片开门见山的「世界观」:究竟人与人的互动是否会因语言、种族、信仰不同,而有所隔阂、抗拒,进而产生仇视、冲突与战火?

Kirsten Johnson, who has shot films including Fahrenheit 9/11 and Citizenfour

这也是曾跟随《华氏911》(Fahrenheit 9/11, 2004)、《今日达尔富尔》(Darfur Now, 2007)、《隐秘的战争》(The Invisible War, 2012)、《第四公民》(Citizen Four, 2014)等纪录片,揭露世界险恶的奥斯卡金奖摄影师克丝汀·约翰逊(Kirsten Johnson)所提出的问题。而这「世界观」的开宗明义将会回溯/延伸/缠绕,她也将这25年来持摄影机的所见所闻,以碎片重新组建:一条自我回忆与世界历史的影像光河。

「过去25年来,我一直担任纪录片的摄影师,我通常跟随着其他电影的足迹去拍摄。但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将一切视为我的回忆录,它们让我非常深刻,也留下许多动人的画面。」

A still from Cameraperson

这是导演兼摄影师克丝汀·约翰逊(Kirsten Johnson)在电影《摄影机背后的人》(Cameraperson, 2016)开头留给观众的文字,这串文字虽看似简单,里头却隐藏了她的两项自我挑战。其一是她对于纪录片本质的「作者」探讨,当拾起过往他人作品既定观点的碎片时,如何再次抽丝出自我观受与创造更宏观的视野?其二,她也同时提出观影时的主/客观视角转换:「什么是客观真实的纪录片?什么又是主观私人的回忆?」它们是相互违背,又或是相互并存?

克丝汀·约翰逊的「电影眼」实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