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首饰一定要blingbling?艺滴专访独立设计师尹衍雪

在追求时效集体狂奔的世风中,他专注作品够不够精致,能不能经久。在本土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大搅拌的时代中,他躲藏回大学里,推动传统工艺与设计的传习。这就是此次艺滴君采访的主角——独立首饰设计师尹衍雪。

独立首饰设计师尹衍雪

独立首饰设计师、九愿金工首饰工作室创办人尹衍雪,2008年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珠宝首饰设计专业。是一个留着小胡子、戴着黑框眼镜、谦逊随和的斯文男神。

九愿金工首饰工作室是北服天工传习馆的四个开放式工坊之一,这个不算大的空间内整齐摆放着各类首饰制作工具。多数时间尹衍雪会泡在这里做东西,这里还会定期举办短期金工课程。尹衍雪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他最得意的工具,看到初出茅庐的学员不慎毁坏的部分也会心疼不已。“这些用坏的锯条够我用一年了,这把锤头的伤痕还要花很多时间磨平……”

工作室中的尹衍雪

偏爱自然主义

吸收中国传统比较多的尹衍雪,在设计选材上偏重非昂贵宝石但又很珍贵的天然材质。就算使用珍珠或者宝石,通常也不会选择表面极其光滑闪亮的,而是更青睐颜色多重、形状各异,带有历史感痕迹的。

设计时尹衍雪喜欢设想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后的样子。他接受不了一个原本来光亮的首饰,经过时间的磨砺变得充满划痕,跟毛玻璃一样。在尹衍雪看来,与其那样还不如干脆直接做成毛玻璃效果,只会越磨越亮,甚至还会出现润如镜面的效果。或许,还会有“这几年戴的不错嘛”的意外惊喜。

尹衍雪作品《雷霆之盾吊坠》

尹衍雪作品《摩埃石像》

尹衍雪说,或许是受过度工业化影响,现在的欧洲人玩的更东方、自然和洒脱。他喜欢的荷兰首饰设计师菲利普·撒捷特(Philip Sajet)就属于自然主义。在欧洲,首饰有时会被当做艺术品收藏,当场合有需要时,串上链子又可以会直接佩戴。

在与学生交流中找自己

尹衍雪把工作室取名“九愿金工”这个名字,一是认为首饰应该承载愿望,二是取“久”的谐音,希望首饰能被戴的久、传的久、美的久。

九愿金工首饰工作室

工作室每月举办的首饰课,一次课为期七天。一位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服装设计师兼科学发烧友,就曾在錾刻课上(錾刻是中国传统工艺的一种,利用金属的延展性,敲錾造型)把自己对量子、牛顿力学和相对论等的理解连同意大利风景浓缩在了一只手镯上。“来这儿上课的很多人,在执行力、人生经验或某方面的知识都比我强,”尹衍雪说。在与学生引导、交流同时,也在不断找自己。

尹衍雪的科学发烧友学员錾刻作品

比起此前在品牌首饰公司做设计师,虽赚钱相对容易,但累、不开心、拧巴。尹衍雪在重返校园教学的过程中逐渐找到了自己想要坚持的哲学、历史和宇宙感的设计方向。这赚钱可能比较慢,但如果自己的兴趣没有真正嗨起来,即使做的东西没问题,也会缺乏感染力。

如何挑选适合自己的首饰

人类文明和首饰一脉相承,原始人佩戴兽牙,更多的是防御功能。人后来不惧怕野兽,但人害怕人。有了国家,国王需要用装容和首饰震慑国民。明清时候,佩戴一个小玉山或玉章,多半是有学问、讲究的文人象征。此外,首饰对人的影响强大而细微,戴上王冠就会一本正经的端坐;而戴着大链子,走路时也会情不自禁的晃动;如果戴了一枚钻戒,会自然不自然的摆出一副优雅的样子;而如果是佛牌,就会要求自己中正,说话也变得平缓。

尹衍雪在今年年初直播中现场制作的《魔兽戒指》

尹衍雪用青铜和银为朋友姐及姐夫制作的结婚纪念日戒指《青铜对戒》

尹衍雪认为,当一个人家里填塞着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他挑选的首饰也多半是乱的。美其名曰“搭配各种场合”,实则不伦不类。而当一个人的宇宙观、人生观、生活观都是在一条线上,选的东西自然会很协调,很配你。

女儿的礼物

自称“心机”比较重的尹衍雪,手头正在忙碌的是女儿的生日礼物。这是一块硬币大小的银饰、一面是粗糙的陨石外观,一面是光洁的镜面。电动砂纸卷+橡胶轮5分钟就能搞定的事,而他却一层层的过砂纸,再抛光,反复做了一上午。

尹衍雪送给女儿的礼物《魔镜魔镜》

这其中的细微差别在于,手持电动机器处理的镜面,高光不会是一道流畅的弧线。“活在童话里的小女孩,常常会发问‘你看我是不是最美’?”尹衍雪把对女儿的嘱咐藏在了这件礼物上,“多年之后女儿如果问为什么这个镜子这么亮,答曰,砂纸从粗到细一种一种磨过来,每一种都到位,才有这种镜面抛光…”他一贯温和的声音中又饱含着期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