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纪念让娜·莫罗 | 她的面孔,足以代表整个电影

文|三号编辑部

记得去年,买了两本法国电影的书,一本是关于新浪潮,一本是法国电影史。摆在桌上,一不注意就被我家狗给叼了,新浪潮那本被咬的体无完肤,而那本法国电影史较为完好。当时还很吃惊,狗都知道,新浪潮结束了,而法国电影依旧存在。

而昨天,有新浪潮情妇之称的让娜·莫罗去世了。

让娜·莫罗成名于法国电影最好的时代,也就是新浪潮时期。就像每个国家新浪潮时走红的面孔一样,让娜·莫罗的美,具有一种超前性,她不属于传统的审美,而是拥有一张专属于电影的面容。导演们在她的脸上,可以看到这个时期电影的灵光,

很有趣的是,好像让娜·莫罗这张脸,从未真的年轻过。就算在她的少女时期,她的目光里,也透露出一种看透世事的老态。因此,当让娜·莫罗老后,又如同她的好友杜拉斯所写的《情人》的开头一般,比起年轻的时候,大家好像也更爱她备受时间摧残后的容颜。

《通往绞刑架的电梯》

她的成名作是路易·马勒导演的《通往绞刑架的电梯》,这是路易·马勒第一部长片。此时,让娜·莫罗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就像一句老话,一部电影,会以导演爱上女主角而结局,路易·马勒也爱过让娜·莫罗。

后一年,让娜·莫罗出演了罗杰·瓦迪姆的《危险关系》。这一个版本将故事挪到了现代,让娜·莫罗饰演了boss贵妇。虽然日后有格伦·克罗斯、安妮特·贝宁、凯瑟琳·德纳芙等诸多版本,但让娜·莫罗和她们相比,根本完全不会逊色。

《危险关系》

她在左岸派的另一个代表作,就是《琴声如诉》,改编自杜拉斯的小说。

让娜·莫罗和杜拉斯也是一对好闺蜜,她曾经在银幕上两次扮演杜拉斯,一次是在《情人》中的声音演出,另一次是在《这份爱》出演杜拉斯一段黄昏恋。

《琴声如诉》

当然,她最为人所知的一部作品,就是特吕弗的《祖与占》。

片中的凯瑟琳,可以说是让娜·莫罗在银幕上的一个化身。无论过去多少年,都还有电影,在向这个角色致敬。当时,让娜·莫罗也恰好是特吕弗的情人。如她所言:在我的生命中,除了特吕弗,再也没有谁更令我兴趣。

《祖与占》

让娜·莫罗的美,并没有局限于法国,像是她的另一部代表作,由安东尼奥尼执导的《夜》。

很有趣的是,著名的好莱坞暴君奥逊·威尔斯,也被她折服了。她和奥逊·威尔斯合作了五部电影。

奥逊·威尔斯评价她说:别妄想耍酷给她点支香烟什么的,小心你烧着自己的手指头。

到了英国,她又撞上了英国电影新浪潮的干将托尼·理查德森。托尼·理查德森为了她,甚至抛弃了自己的妻子,同样是著名女演员的瓦妮莎·雷德克里夫。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