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文悦读:打平伙

老家苏北千年小镇板浦,有一种习俗,叫做“打平伙”。

何为“打平伙”?

意为“凑份子”或“平摊”,从字面上来说,所谓“平”是指平均、公平,“伙”(火)即灶台,与饮食有关。

“打平伙”,套用一句外国人时髦的话来说,就是AA制。

“打平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我深信没有人会拒绝打平伙。

记得很多年了,也就是大约二十几年前,我还在老家西大街润浦纺织厂上三班倒。那时,我还没有结婚,工资也微薄,但也隔三差五约上一些志趣相投的同事,选一家小一点的店,但店一定要整洁,干净。吩咐老板切上一盘四麻香肠,一碟花生米,一碗“吕小胖凉粉”,再喝上几杯镜花缘小酒,抽上一支花果山牌香烟,最后叫老板,每人挑一碗“大刀面”,美名曰:“打平伙”。

席间气氛十分融洽,情绪高昂,眉飞色舞,谈得最多的话题,谁是纺织厂的厂花?谁是纺织厂最有气质的美女?谁的屁后追随者多?

酒足面饱,同事们各自掏出腰包,数好人民币,气沉丹田,高呼一声:老板结账。

结完账,抹抹嘴,拍拍屁股,闪人。

后来,厂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从此,同事们像水中的浮萍,漂泊各东西。

工厂倒厂,就业无门。

我也经历了一段下岗。下岗岁月,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全然是一副失魂落魄、萎靡不振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幸亏得到一位朋友(王洪军)的鼎力相助,我最终去了一所学校后勤工作。在这所学校工作期间,图书室成了我精神的家园。一有闲暇,我就一头扎进,启智楼图书室,不断地吸收营养。自2008年,到2017年之间,可以说,我翻阅了很多书。同时,我也一发不可收拾,发表了百余篇文章。

时隔多年后,当我有事,路过那个倒闭的纺织厂时,脑海深处与同事们打平伙的往事,像放电影一样,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写下这篇温馨的、短小的文字时有一种深深地怀念。顺便问一声,曾经和我一起,打平伙的那些同事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作者简介:潘友国,土生土长板浦人。喜欢看书、写作,常常有文章发表。偶尔获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