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云南也有珐琅彩,他寻找着珐琅彩的更多可能性

从老太祖唐佶伍到唐建安,唐家的珐琅银匠手艺在丽江永胜已经传承了5代人。年仅30来岁的唐建安将银胎掐丝珐琅演绎出更多的可能性。“这些年来,我不断琢磨,也去寻访名家,我觉得要让更多人知道云南的珐琅银器,就必须创新,不断创新,每年都要出新东西。”

文/杨建开 图/杨建开 受访者供 本文刊载于东航杂志《东方风情》,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在昆明秘境M60文化创意园的工作室里,唐建安紧锣密鼓地给一套精美的茶具掐丝。这是珐琅银器至关重要的的一道程序,用发丝般的银线一点点在壶身上做出绝美的图案。这是十分耗时的大工程,从设计、制胎、掐丝到点蓝、烧蓝、磨光、镀金,一个珐琅银器的完成要近百道工序。

也正因此,唐建安的作品数量很少,常常一有作品完成,就会被各路买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买走。宽敞的工作室里只剩下几样自己收藏坚决不卖的作品。

唐建安说,历史上珐琅工艺大多以发簪、纽扣、帽牌等小件为主,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收藏大件的珐琅银器,唐建安不拘泥于小件,不断创新。

他的《全珐琅九龙火锅》《全珐琅花开富贵花瓶》《花开富贵十六件套茶具》为他赢得了许多奖项,他也成为云南省金属工艺大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