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你这该死的“十三元”!

众所周知,我们写诗填词遵循的平水韵和词林正韵都是根据古音来编写的。由于时移世易,当今的普通话与古音差异极大,这就导致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现象:今天读来非常“顺口押韵”的某些字,其实在平水韵中根本不属于同一韵部;而属于同一韵部的某些字,今天读起来却不怎么顺口;古代明明很押韵的某些诗,我们现在读起来也感觉有些别扭。大家是否有同感呢?

例如

”人“、”春“、”新“、巡”在平水韵中都属于“十一真”部;“年”、“天”、“船”、“然”都属于“一先”部。

但它们用普通话读来,似乎也不怎么“押韵”。

然而它们还不是最讨厌的,因为这些字从拼音来看,韵母至少还有些相似。而有一个“臭名昭著”的韵部,其中许多字无论从普通话的发音还是拼音的韵母来看,似乎根本就“八竿子打不着”……

例如

“言”、“元”、“轩”、“翻”、“烦”、“宛”、“门”、“村”、“魂”、“垠”、“埙”……

你能想象这些字都是出自同一个韵部吗?没错,他们都属于“十三元”。用普通话来读,“十三元”中的许多字发音差异极大,而且有些字与“一先”中的某些字同音(例如“喧”属于“十三元”,“宣”却属于“一先”);有些字又与“十一真”中的某些字同音(例如“仑”属于“十三元”,“伦”却属于“十一真”),有些字还与“十五删”中的某些字同音(例如“言”属于“十三元”,“颜”却属于“十五删”)……你就说讨不讨厌吧!

“十三元”之所以如此“臭名昭著”,不仅因为现代人被它搞得晕头转向,十分尴尬,甚至连某些古代大才子都曾被它坑惨过——比如下面这位兄台,一提起“十三元”,估计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高心夔(1835~1883),字伯足,号碧湄,又号陶堂,江西湖口人。出身书香门弟,自幼颖悟,学识渊博,极工诗文,精研小学,善书,又擅篆刻,著有《陶堂志微录》。此人少年得志,曾受一代名臣曾国藩的赏识,“文学为江右之冠”,与王闿运、龙汝霖、李寿蓉和黄锡焘曾为清末宗室贵族肃顺的幕府,号称“肃门五君子”。

高心夔于咸丰元年(1851)中举,咸丰九年(1859)通过会试,取得殿试资格,可谓春风得意。按理说,他天资极高,诗文俱佳,在士林中名声极大,而且“朝中有人”,拿下那届状元似乎并非难事。然而殿试的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大诗人高心夔竟然栽在了自己最擅长的诗上!命题律诗要求限“十二文”韵,而我们的高兄却鬼使神差地误押了一个“十三元”!这下好了,出律虽是低级错误,却是科举中的“高压线”,谁碰谁“死”,高兄果然悲剧了,被列为四等。到手的状元被自己“作”没了,估计高兄事后反应过来,也恨不得抽自己两大耳光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