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观点 | 既然艺术是私人的,那作品到底需不需要阐释呢?

解密艺术的非必要条件之“阐释”

文·Mia

最近,“艺术网红”晚晚和浙大的黄河清教授就“当代艺术”的定义和看法在微博上撕得不可开交,作为围观群众之一,我也想说两句自己的看法。

诚然,我一个只经历过一个半月专业美术训练的数学专业生,没研究过艺术史,也不能准确说出每个流派的特点,更无法像晚晚一样在举例论证时信手拈来,所以我只能依仗在纽约看过的展览,逛过的博物馆,跟艺术界朋友聊过的天,来谈论一下自己的浅薄感受——作为一个艺术圈外的人,探讨一下艺术阐释性的必要与否。

杜尚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艺术可谓是越走越“窄”。所以,杜尚说:“Art is either plagiarism or revolution”,即:艺术要么是剽窃,要么是革命。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如果他/她所创作的东西人家已经做过了,甚至是做得更好,那么这种创作就很难被重视,而且艺术创作的过程将会变的非常痛苦。在这种痛苦之中,创作者就需要不断突破艺术的边界,不断颠覆原有的创作概念,自然而然地,我们产生了当代艺术。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当代艺术,其形式可谓是多种多样;一个艺术家可以把摄影,装置,概念,行为,人(群)的参与,都融入到自己的艺术作品中;于是,在整个艺术的大概念下绘画的比重变得越来越小,可以说,这种绘画必要性的减弱是当代艺术对传统艺术的一种颠覆。

晚晚和浙大黄河清教授的分歧源自于他们在阐释当代艺术时所采用的不同角度。

晚晚肯定其价值,因为她认为当代艺术是对传统艺术形式的突破,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解放,并重建了一套新的审美体系。而黄教授批判当代艺术是因为,单从审美的角度看,当代艺术“一味求新求怪,不追求美,以致‘美术’的概念都归于消亡”。

总的来说,每一种新的艺术流派或形式诞生之初,总有许多反对的声音。黄教授的观点自成一派,但未免显得偏激了点。而晚晚所言又过于捧高当代艺术。我相信,不管是何种艺术,在它被创作的过程中,是被创作者赋予了很多个人因素的,例如:情感、理智、对美的理解、自身经历的映射。于是,艺术的创作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但当个人的事情被放在大众审视的目光下,就不免被阐释。

而同艺术创作一样,艺术阐释的过程也是非常个人的。

一个人,可以自由选择他阐释艺术的途径。比如通过阅读艺术馆提供的作品简介;比如依靠视觉、听觉、嗅觉等直观的感官体验;比如仔细去分析作品的色调、笔法和构图。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拥有太多的途径去接触艺术,我们有过太多新奇的体验,这些都让我们阐释艺术的途径变得更为多元化,于是对当代艺术那“求新求怪”的接受度也变得更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