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拆弹专家朱建民:搂着煤气弹转移,徒手刨36枚炮弹

澎湃新闻法者|排爆专家朱建民:十七年未失手,曾徒手刨出36枚炮弹(04:24)“戴上防爆头盔的一刹那,就与世隔绝了。”穿上重达70斤的防爆服,吉林市公安局特警朱建民什么也听不到了。警戒线内,他孤身一人走向爆炸物,身后是上百双焦灼的眼睛。

17年里,这样的场景上演了数十次。

成功排爆后,同事们正在帮朱建民脱下防爆服,防爆服重达70斤。受访者 供图

从警以来,朱建民与犯罪分子隔空对赌,成功拆除了40余个爆炸装置,定时、声控、红外、感光,私制炸弹的起爆装置各式各样;手机、石英钟、对讲机、车钥匙……这些小物件一旦接上雷管和炸药,随时都可能触发一声巨响。

作为吉林市唯一的排爆专家,朱建民从事的是一项必须完美、绝不允许有任何失误的工作,哪怕一丝差池,结果都将无可挽回。

为此,朱建民瞒了妻子近10年。

用双手和木棍抠出日军遗留炮弹

“你手怎么了?”

“挖金子去了。”

2007年的一天,朱建民照常下班回家,妻子王艳秋发现他的双手红肿得厉害。然而丈夫的玩笑让她没再多问——“警察有纪律”。

事实上,这双手刚从一个商场拆迁工地的深坑中刨出了36枚日军遗留炮弹,其中既有手雷也有毒气弹,最大的一枚长达80厘米,重60公斤。

“抠出第一枚炮弹,就用了半个小时。”除了自己的双手外,朱建民唯一的工具就是一根木棍。此时,穿防爆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由于埋藏年代久远,引信保险解脱,腐蚀的弹皮外挂着一层苦味酸盐,只要发生摩擦、撞击或是断裂,结果就是爆炸,甚至全体引爆。任何锐器都代表着危险,脚下踩脱一块碎石,都让朱建民惊出一身冷汗。

像呵护婴儿一样,朱建民把最大的两枚炮弹抱进专业车辆,垫上棉被与沙土。人群都已远撤至警戒线以外,他独自一人在两米深的坑里爬上爬下。7个小时,土层越挖越深,四肢越来越沉,最终,坑里清理出了各类炮弹36枚。

事后野外销毁时,朱建民先引爆了一颗小手雷,沙袋和弹体竟全部灰飞烟灭——“连个碎片都没有。”

这种压力,朱建民往往只能埋在心里。作为吉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技术大队大队长,朱建民带领着一支7个人的排爆中队。队员史明杨说,遇到危急的爆炸物警情时,队员们有一个“经典动作”——齐刷刷地望向朱建民。

而他们看到最多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17年来,朱建民经历了众多复杂的爆炸装置和犯罪现场,私制炸弹的构造往往难以预测,只能是一场现场直播的较量。“每个人的思路都不一样。”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