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未都|冰棍

冰棍的名字质朴,现在叫雪糕,听着就小资就矫情。冰棍的灵魂在冰,尤其在酷暑难耐的夏天,一根冰棍带有的凉爽不光是生理上的,更多是心理上的。那年月,全社会没有空调,赶上夏天三伏,室内与室外一样热,甚至室内更热,苦夏一词就是这么来的,今天这词都废了,没听人再说过。

家里有冰箱不过三十来年的事情,我童年的时光谁家也没有电冰箱,冬季阳台上窗户外就是天然冰箱,夏天的所谓冰镇西瓜实际上是冷水泡的。夏天仅有的凉爽就是吃冰棍,很长一段记忆中,红果冰棍三分钱,小豆冰棍五分钱,牛奶冰棍也五分钱,最好的是鸳鸯冰棍,也叫双棒,一毛钱。估计儿时的物价大部分都忘了,但所有走过来的人都深刻地记住了冰棍的价格。

红果冰棍由于价廉,深受孩子们的欢迎。价廉的红果冰棍最大的好处是耐吃。冰棍对孩子们的诱惑很难抗御,尤其牛奶小豆这类很甜的冰棍,三两口就咬碎下肚,而红果冰棍由于低糖(实际上没糖,甜味来自糖精)很硬,小孩们都愿意吮吸,含在嘴里感受冰凉,感受那一丝丝的红果酸甜。

在物质贫乏的时代,冰棍都是大人与孩子沟通的媒介,学习好了奖励买冰棍,帮助做家务奖励买冰棍,家长高兴给孩子买冰棍,节假日买根冰棍就算过节了。我清晰地记得家的南侧有条小路,小路与大院隔着一道铁丝网,每天当卖冰棍的老奶奶吆喝声穿过窗户时,我攥着三分钱硬币,欢快地下楼,隔着铁丝网买下一根冰棍,迫不及待撕下包装纸,将那根硬梆梆的冰棍放入口中,然后,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图片来自网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