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无线 宫主大人

我与DNF的故事:从洛兰到卢克,九年光阴,一路同行!

2008年,刚上高中,刚从小山村里到市里边上学,对一切都很好奇,跟着同学去了几次网吧,顿时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好气,网络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那阵子刚好是DNF公测,我们便这样就入坑了。也许是出于中国人对剑的情节,我选择了鬼剑士职业。

出发,向着新的希望,我们从洛兰到幽暗密林,用木棍敲打着哥布林,捡起树上掉下的草莓却不舍得吃。那个落雷哥布林凯诺用去了我所有的复活币。

提着锋利的小太刀,一次次进去地下城,在惊心动魄中扔出一枚命运硬币。半个月过去,终于18级了,看着街上拿着光剑的剑魂:好帅,我也要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于是我选择转职剑魂,可是我不会啊,那天晚上再去网吧,旁边坐着一个高年级的校友,然后他就带我转职,最后还给了我10万金币,还有一把暗淡的莹光剑。我瞬间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富翁,拿着光剑就朝天空之城走去。

刷了几次的亚蒙下层,被空骨鱼吃了buff,我却好奇的寻找什么是buff,没过几天,再去网吧的时候,亚蒙下层不见了,而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副本:龙人之塔。

在被龙头喷火烧死,被黑暗玄廊的盔甲兵击倒无,被光之城主赛格哈特电死……无数次死亡与失败之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悬空城,也见到了无数人为了墨竹手镯一遍又一遍的通关着悬空城。

终于,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天帷巨兽,在经历了神殿外围的GBL大神官的支配,穿过乱木丛生的树精丛林,遇见炼狱的夜叉王,被极昼的格斗家——宝藏猎人扎卡鲁塔的飞盘敲到怀疑人生,坐上了天帷巨兽特有的交通工具多尼尔,终于能够与第一脊椎与巨型黑章鱼战斗一番,第二脊椎的路很长,总需要三两个伙伴的陪伴,和朋友一起战斗的感觉真好。

这个时候,雪山迷踪来了,剑魂开启了觉醒,为了能够一睹觉醒技能的风采,我们继续前往暗黑城,邪龙的毒气、熔岩穴的三个泰坦,暗黑城入口的无头王成了最大的噩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48级了,觉醒要过王的遗迹却成了最大的阻碍,在千呼万唤中,终于有一个穿时装的大佬带我过了的任务,但是却又被开机械牛地图的任务难倒了,无数次的博肯人偶和开罐之王,最终让我的背包都空了。

我们总是不厌其烦的刷着冰龙,刷着深渊,被柱子里出来的巨锤兵敲得爬不起来,望着15级的屠戮之刃眼都发光了,最帅的还是那把炙炎梵天剑,可惜到最后还是没有拥有。

2011年,我高中毕业了,正值DNF三周年,那时候开放了70版本,新的副本来临,但此时,选择高考志愿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后来我终于成功的上了大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