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江湖里那些“特异”功夫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江湖风雨、侠骨柔肠从来是武侠世界里的重章,“各路大侠快意恩仇,和绝色美人逍遥似神仙”自然令人欣羡。武侠小说中既然免不了男女情爱之事,吃瓜群众各怀目的、各取所需也是自由。于是有好事者对金庸、古龙、梁羽生、黄易这几人的开车风格做了极为精炼的总结:黄易虎躯一震,金庸心中一荡,古龙嘤咛一声,于是梁羽生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引自网文《小说里开车,金庸含蓄,古龙露骨,最服梁羽生》)。

侠骨柔情,难解难分,二者一起成为武侠小说情节结构、思想内容的灵魂,成为武侠小说吸引读者、提高读者阅读兴趣的有效手段。

梁羽生笔下,侠士多情,情事又每多崎岖,简直五彩缤纷。数年前微博上就疯转梁羽生的“生命大和谐”,读者在刀光剑影拆招挡招之外,聚集于武侠小说中的欲情描写,也是一种“新发现”吧。

《萍踪侠影录》中的张丹枫和云蕾,梁羽生武侠小说中最成功、动人的一对儿侠侣

“情”、“侠”合流,也是新派武侠小说的一大特点。中国古代的侠义小说一般排斥女性,不涉及“情事”。唐传奇《虬髯客传》首次写到侠客有情,但小说中并没有更多的柔情描写,更缺乏缠绵悱恻之意和激动人心之笔。清代的“英雄儿女”型小说正式开始“言情”,侠客算是正式闯入了“情”的禁区。民国年间,言情武侠大为发展,情海波澜屡见不鲜。到今天,英雄至性加儿女情长已成为当代武侠小说发展的趋势,缺一不可。

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言情功夫”,一般都有一定的模式和章法可寻,纯真动人者多,滥情肆笔处少。即便涉及性欲描写,也多是点到为止,“生命大和谐”即可见一斑。

梁羽生选择这样的表现方式,是他认为写含蓄的“感受”,在艺术的意境方面,要比露骨的“白描”较耐“咀嚼”(梁羽生闲说《金瓶梅》)。这一点,跟擅长小黄文的黄易迥异其趣——黄易受访时承认,以前看小说时候,喜欢看男女情事描写,但大都点到为止,看得着急,当自己能写小说的时候,就不想再克制。

武侠的世界很大,男女情事描写,实在算不得重章。梁羽生在《中国的“武”与“侠”》一文中谈到,武侠小说,“我觉得它是一种非常之有中国特色的文学类型。顾名思义,它是有武有侠的小说”——

就“武”这方面来讲,它包括了不同门派的技击(也就是通常所说的Chinese Kungfu),包括气功,包括各种兵器的使用。“侠”的内容那就更丰富了,它的概念也是随着时代而改变的。从古人对于“侠”的要求“言必信,行必果,诺必诚”(“言必信,行必果”是孔子赞门人子路的话,后来司马迁加上了“诺必诚”,作为他的游侠标准),到现代武侠小说作家,有的主张要为国为民才是‘侠’之大者;有的认为“做对大多数人有利的事情就是‘侠’的行为”;有的认为只要是人类某些高贵品质的表现就是“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