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滴滴Uber中国合并一周年:网约车下半场转战海外

2017年的夏天,将成为上海近145年来最热的夏天。7月28日,上海连续第11天日最高气温超过37℃,这是上海有气象记录以来连续酷暑最长的一次。

高温天气极大地刺激了网约车出行的需求,然而“打车难”问题却持续困扰这座城市的用户,即使因极端天气导致动态调价机制启动,也难以抚平用车需求的高峰。

“你已经是我今天的第16个客人。”司机袁礼(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7月28日这一天仅仅早上他已经完成15张订单,甚至忙碌得没有时间休息喝上一口水。

作为拥有上海户籍的本地居民,袁礼是网约车行业的宠儿和幸存者—按照滴滴此前曾披露过的数据显示,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名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

袁礼是网约车司机中的例外,更多的司机正在或被迫或自觉地离开这个倒退的行业,尤其是上海和北京新政中对户籍的严厉要求,将门槛抬高至远高于出租车行业的标准。

尽管曾抱怨过网约车平台减少补贴后自己的收入锐减,但袁礼也清楚知道自己相比那些没有户籍而被迫离开的司机幸运得多。“最近有时候接单要跑到5公里以外的地方,你就知道这工作的供需完全是不对等的。”在袁礼看来,网约车这份工作不确定性太大,“你甚至不知道下个月政策有什么变动,随时面临失业风险”。

这是网约车新政落地一年后的缩影,也是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一周年后未曾料到的局面—网约车正式获得了合法身份,但这个行业似乎没有变得更好:资本在退潮,司机在离场,用户在抱怨,网约车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迷茫和困局。

与几乎濒临倒闭的易到相比,这一年的滴滴是幸运的。即使已经是高达450亿美元的估值,滴滴仍然能从软银等投资者手中获得新一轮超过55亿美元融资,无人驾驶、国际化、新能源汽车乃至共享单车的投入依然对资本市场充满吸引力和想象空间。

但与一年前强势合并Uber中国时相比,这一年的滴滴是不幸的。无论是因合并Uber中国所带来的阵痛,还是网约车新政的承压,滴滴犹如驶向了无人区,想要抵达彼岸却不知路在何方。

司机去哪儿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6月底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用这一句中国的古老名言来形容滴滴在供给侧改革上的努力,“去年有1700多万的司机在滴滴平台上赚取收入,其中有400万来自于去产能省份的钢厂、煤矿、退伍工人队伍。”

但这1700万司机已经被网约车新政紧紧地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新政之下,像袁礼这样的幸运儿并不多,即使是符合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户籍要求,想获得网约车驾驶员证也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认证和考核,这进一步减少了网约车司机的数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