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今日主播:王凯(作家)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

今天是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农历六月初十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也是我从军的第25个年头。漫长的军旅生活充实了我的灵魂,塑造了我的人生,成为了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我为自己是这支军队的一员而感到光荣与自豪。今天的人民军队,正以昂扬的姿态重塑自我、勃发生机,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她向着世界一流军队目标迈进的雄壮步伐,能清楚地感受到她捍卫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坚定决心,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衷心祝愿人民军队不断走向新的胜利,继续谱写新的荣光!借这个机会,我为朋友们读一段我的长篇小说《瀚海》结尾处的文字。

瀚海(节选)

文 | 王凯

从芨芨墩回来的那天中午,我开着吉普车去了八号山。八号山未曾改变。天空仍是深不可测的湛蓝,接近地平线时渐淡成蓝白色,最后过渡到沙漠的烟白色。半月形的坑道入口窄小如故,连遮挡它的那几丛芨芨草似乎也没任何变化,密生的浅色茎干仍旧坚韧,几根高挑出的毛须如盔缨般在风中摆动,不时蹭过我的脸,痒痒的感觉和我往日的记忆完全吻合。

除了这个暗藏的坑道,这片自然造化的大漠我还有哪儿没去过?那些戈壁、沙丘、石山、湖泊、庙宇、林场、河道、营房和阵地我无所不至,我在这蛮荒之地留下过车辙、脚印、烟头和呼喊,有些被风吹散被沙掩埋,有些应该还在,没准一万年以后才会被人发现。这世界上不会有谁比我更熟悉这片荒漠,我总这么想。即便地球已经小到了可以装进手机屏幕,但除非站在这里,否则永远不可能看到那些小巧机灵的四脚蛇、谨小慎微的野兔和神采奕奕的毛腿沙鸡。

两架歼-10拖着一串滚雷,从八号山顶上编队低空掠过。演习开始了。在狭小的洞口犹豫了一会儿,我探出两腿钻了进去。洞里漆黑而凉爽,有股发霉的味道。打开手电,冲着坑道大叫几声,然后壮起胆子往里走。每走几步,我都得大叫几声,硬着头皮继续深入。经过与罗慕有关的那个破门板向前,坑道似乎还很漫长。好在坑道壁上那条白色粉笔线依然清晰地向前延伸,让我有了那么一丝安全感。

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坑道突然开阔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穹顶,几乎有三层楼那么高。对面的石壁上开着一个高大的洞口,卡车开进来都绰绰有余。顺着粉笔线小心翼翼走了二十分钟,两扇发黑的大门出现在面前。用力推,纹丝不动,用手敲,像敲在一块石头上,发出低闷的声响。

在门前发了两分钟呆,我不得不重新回到穹顶之下。正打算沿着原路返回,手电光圈落在了一面齐整平滑的石壁上。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并非岩壁,而是一堵人工修砌的水泥墙,像个照壁,挡住了它后面的洞口。

这条坑道比其他两条更长,两侧有更多的语录和更多的房间,长得似乎失去了尽头。不知走了多久,几乎想掉头逃走时,坑道最深处的黑暗似乎变得不再那么纯粹。关掉手电。没错,是光,一抹微光。我飞跑起来,脚重重地踏在地面上,坑道里发出巨大而持续的回响。

王凯《瀚海》发表于《当代》2015年第6期

今日主播:王凯

王凯,现为空军政治工作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在《人民文学》《当代》《解放军文艺》等刊物发表小说若干,著有长篇小说《全金属青春》《瀚海》及小说集《指间的巴丹吉林》《沉默的中士》。

2.读《汪曾祺的迷人细节》

文字编辑 | 丛子钰

网络编辑 | 樊金凤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