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成熟的城市不再需要探险 | 维维朗读·八月浓烈

这个城市引诱你收集所有东西,囤积分类重新分配。八月,宜读卡尔维诺《巴黎隐士》。

weiweishuofang

每月初,我们都会挑选一本书,朗读一节或几段,关于书上的房子或城市。

今天要给大家朗读的是一本意大利大文豪卡尔维诺(1923-1985)的书,《巴黎隐士》。这本书是卡尔维诺去世之后出版的,是他的夫人为他整理的一堆书信、日记。很多人不喜欢,觉得无趣,没有卡尔维诺各种小说那么精彩。

但是,这,大概就是我们的平常生活吧。平淡,但却五味杂陈。

《巴黎隐士》

[意]伊塔洛·卡尔维诺 著 倪安宇 译

译林出版社

weiweishuofang

巴黎隐士(有删节)

作者丨伊塔洛·卡尔维诺

翻译丨倪安宇

朗读丨裘维维

这几年我在巴黎有一个家,每年会来住一阵子,不过直到今天这个城市从未出现在我笔下。

与其说巴黎是真实世界中的一个城市,不如说它是通过书本得知的虚幻城市,一个经由阅读而熟识的城市。从小读《三剑客》,然后是《悲惨世界》,同时,或随即,巴黎变成了历史之城,法国革命之城;稍晚,在青少年读物中,巴黎又变成波德莱尔,流传上百年的伟大诗篇、绘画、不朽的小说之城,巴尔扎克、左拉、普鲁斯特……。

以前我以过客身份来此,巴黎是我参观的那个城市。如今人生际遇带我到巴黎来,有自己的房子,一个家;其实可以说我仍是一个过客,因为我的事业,我的工作范围始终不离意大利,但毕竟居住方式不同了,受制于家庭生活上百成千繁琐的实际问题。

说不定,将它融入我的个人经历、日常生活,抛开文学、文化在它意象上所加诸的那圈光晕,巴黎可以重新变成一个内在城市,那么我就可以写它了。不再是故事说尽的城市,而是我栖居的一个平凡无奇、没有名字的城市。

有几次我出自本能地将虚构故事背景安排在纽约,而我一生中在这个城市只住过短短几个月,谁知道为什么,大概因为纽约最单纯。巴黎却十分浓浊,很多东西、很多涵意深藏不露。或许它让我有一种归属感:我说的是巴黎的意象,不是城市本身。然而又是城市让你一落脚立即感到亲切。

仔细想想,我从来没将任何一个作品的背景安排在罗马过,明明我在罗马住的时间长过在纽约,或许也多过在巴黎。罗马,另一个被写尽了的城市。不过,所写关于罗马的相较于关于巴黎的,实在相形见绌:唯一的共同点是,无论罗马或巴黎都很难找到新鲜不至于重复的话题;至于新事物呢,任何一点改变都会立刻有一群评注者蜂拥而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