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两个民族汽车品牌的保命术:金杯转型、夏利停产

斑马消费范建

曾经的辉煌,并不代表永远。如果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能活下来,所谓的辉煌,也只能是让记者在文章中多几笔可写的话题。

金杯和夏利,两个一度在自己所属领域神一般的存在,如今却成了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负面教材。

一汽夏利(000927.SZ)去年靠变卖资产得以保命,夏利系列品牌汽车停产,夏利已然退出历史舞台。不过,一汽夏利仍未能走出巨亏的泥潭。

金杯汽车(600609.SH)也是多年在生死线上挣扎,不得不剥离整车业务这个累赘,转型为零部件生产商。对于接盘侠雷诺来说,这是其商用车国产化的一步大棋,而这之于金杯,可能仅仅是暂时活下来。

金杯:转型做零部件

曾经的金杯,在商用车领域也是频频站上冠军领奖台的主儿。

金杯旗下的海狮、阁瑞斯等系列车型,在国内累计积累了超过150万用户。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金杯逐渐感觉体力不支,销量连年下滑。

去年全年2.3万台的销量,比上年同期下滑超过50%。下滑的趋势,到今年仍没有任何缓解,今年1-6月,金杯共销售载货汽车8895辆,比2016年同期销量下降22%。

在国内SUV的消费潮中,金杯也进场试图捞一票以缓解企业颓势,不过,从目前每月一两百台的销量来看,基本只能算是玩票。

曾经创造金杯品牌辉煌的商用车,如今,却成了企业的累赘。

2016年,金杯汽车营收48亿,比上年同期微涨3.5%,不过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从上年的3500万,猛降至亏损2亿。扣非净利润更是惨烈,从上一年的-6500万,到-4.2亿。

事实上,在兄弟企业华晨宝马的帮助之下,金杯汽车的零部件业务整体呈现不错的发展势头,2016年公司的汽车座椅产销量同比上升76%。

公司持股50%的沈阳金杯江森自控汽车内饰件有限公司2016年实现净利4.4亿。不过,全资子公司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当年的亏损就超过2.9亿。

自1992年上市以来,大多数的时间里,金杯汽车的主要使命就是保壳,毕竟,靠政府补贴续命并不是长久之际。

好在,金杯汽车的零部件业务已有了较好的基础,零部件34亿的年营收,业已成为公司的绝对主业。将亏损的整车业务剥离之后,可很快让公司实现整体盈利。

夏利没有退路

与金杯汽车相比,夏利汽车的历史更是金灿灿的,可如今,却与金杯汽车一样,成为了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两个负面典型。

夏利曾被誉为“国民汽车”,曾是很多人的人生第一台车,红色也一度是夏利的标志性颜色。

与金杯汽车一样,自1999年上市以来,在更多的年份里,一汽夏利也是一直在为保壳而搏命。

去年通过转让一汽丰田15%的股权得以保壳成功,要知道,一汽丰田可以一头巨大的现金奶牛。

背靠一汽集团这棵大树,一汽夏利并没有感受到一丝凉爽。自主品牌的羸弱长久以来都是一汽掌门人心中的痛。

去年,一汽夏利3.6万量的整车销量,比上年同期下降超过43%。如果要总结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年来,夏利在产品线的布局上不太合理,在低端的产品上不断重复自己。

在自主汽车品牌不断崛起的今天,夏利的产品以及品牌的老化已是不争的事实,夏利品牌经过多年的打造,几乎已成低端的代名词。

到今年6月,一汽夏利旗下夏利系列车型的产量归0,是否意味着,夏利已正式宣告停产?

目前一汽夏利已将全部精力用于打造骏派系列车型,结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今年1-6月,骏派累计销售5429台,去年同期为7391台。

公司的整体情况更让人堪忧,半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亏损6.65亿—7.15亿,而去年同期的亏损额为5.19亿,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作为一个整车业务超过80%的企业,一汽夏利已没有向其他方向转型的基础,而公司似乎已没有更好的资产可以出售。

更可怕的是,在2015年,公司将产品研发中心转让给了亲爹一汽股份。这就意味着一汽夏利已没有了自己独立的研发能力,而要对外委托开发或购买相关服务。

表面上看,这是让一汽夏利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一汽股份的整体研发能力应该更强。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一汽集团这个庞大的家族中,夏利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在自主品牌方面,毫无疑问,一汽轿车(000800.SZ)的奔腾品牌作为长子,显然会得到更多的资源。

在合资强大、自主薄弱的一汽集团,掌舵人徐平也必须先找到振作自主品牌的切入口,从其公开的表现来看,这个切入口肯定不是夏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