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邓颖超|回忆婚恋经过:遗憾曾失去两个孩子

本文摘自《西花厅岁月——我在周恩来邓颖超身边30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邓大姐和周总理的婚姻

身为女人,邓颖超特别看重自己的婚姻,回忆起当年恋爱时光也总是心中充满欢愉。但是邓颖超不是那种喜欢随便讲述自己隐私的女性,因此,只有当她感到和赵炜已经特别熟悉时,才渐渐讲起自己年轻时的一些往事。

我到邓大姐身边的时候,她和周总理已经结婚40年了,但在记忆里,她对和周总理结婚时的往事却还记得一清二楚。周总理去世后,邓大姐把对他的思念化作一片片的回忆,经常同我讲周总理年轻时的往事。那时,我们常在院子里散步,我随便想起什么就会问什么,每次邓大姐都会很耐心地回答我。

有一次我说:大姐,您年轻时肯定也挺漂亮的,要不周总理怎么会一直紧追呀。邓大姐哈哈笑着说:嗨,这事儿连我原来都有点纳闷儿。我们结婚后一直没时间谈到过当年相识的事情,直到解放后十几年了那时你都到西花厅了,有一次闲聊,恩来才突然说,还记得当年在天津开大会吗?你第一个登台发言,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说到这儿,邓大姐开心地笑了:现在我老了,和年轻时不一样,眼睛也变小了。

1987年,邓大姐会见了日本老朋友竹入义胜,当时竹入请邓大姐讲讲她和周总理结合的往事,她欣然应允。那一天,邓大姐讲了年轻时同周总理相识相恋的过程,我虽然已经听她讲过那段故事,但还是很认真地又听了一遍,而且还做了详细记录。那天邓大姐的精神特别好,会客之后还不觉疲乏,又饶有兴致地给我讲了一段后来她得知周总理追求她动机的小插曲。那是1956年,有一天恩来的侄女来了,我们坐在客厅里聊天。侄女问起我们当年的往事,恩来才说了实话。恩来告诉他侄女,当时他在法国曾经有过一个比较接近的朋友,是个美丽的姑娘,对革命也很同情,但是,我觉得作为革命的终身伴侣她不合适,这样我就选择了你们的七妈,接着和她通起信来。我们是在信中确定关系的。我当时坐在旁边,听了恩来的话笑道:我说呢,怎么到了欧洲你突然给我来信了,还提出这么个问题,原来是这么回事呀。邓大姐说到这儿又笑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她又接着说:其实我理解恩来,他所需要的是能一辈子从事革命工作,能经受得住革命的艰难险阻和惊涛骇浪的伴侣。

■ 1944年,邓颖超同周恩来在延安。

大姐,看来总理还是有眼光的,您确实就是符合他要求的革命伴侣呀。我由衷地感慨。

让革命与生活和谐是很难的一件事,两个人要是没有相互理解和支持是很容易闹意见的。邓大姐若有所思地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