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超译尼采》:浮华世事中的锐利

读尼采,咀嚼文明的衰微,尝试栖身浮华的委曲求全。

2012年在台湾出差时,抽空到南敦诚品书店转了一圈。看到日本人编译的尼采语录《超译尼采》,竟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装帧自不用说,灰黑色的外封铺垫了厚重的色调,而书中的每一张纸都是厚厚实实,页面的文字不多,呈竖版排列,语录体的味道很浓,颇有些《论语》、《老子》的古韵,其中有台湾人的匠心。内容分为“己”、“喜”、“生”、“心”、“友”、“世”、“人”、“爱”、“知”、“美”几个章节,不过是把经典重新排列组合,却在日本卖出了100万册,足见译者的心机和原作的魅力。

不断改变的观念是世事对心志的打磨,经历过才是最有效的利器,锻造出意志。

尼采的孤独成就了现代哲学的基石,而他56年的生命中却并不为世人理解,在瑞士的黄金十年后他竟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困扰,郁郁而终。

伟大的思想家却像高超的外科医生一样,对自己的病痛反而无计可施,悲哉!可见思想家的哲学也常常是理想,未必一定奏效。

尼采的精神导师叔本华早就说过,理想很可能是臆断的,是子虚乌有的。

相比而言,全身而退84年之久的庄子才是真正彻底的悲观主义者,面对乱世的恬淡达观才是万世师表。

煌煌盛事,纸醉金迷,再不需要风云际会,再不怜惜孤芳自赏,再不尊崇标新立异,于是历朝历代都是这样,在这个当口,蜂拥于攀龙附凤,惴惴于大厦将倾,迷失于歌舞升平。

此时,人们当然会责骂叔本华的不知足,嘲笑尼采的死心眼,不屑庄子的假崇高。

尼采说决断就是顽固,而我说盛事就是市侩。

读尼采,咀嚼文明的衰微,尝试栖身浮华的委曲求全。

推荐文章: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现任英国诺森比亚大学中国区首席代表;十几年来一直从事中英教育交流、文化传播工作;2002年合著《欧洲情调之旅》一书;2016年9月新书《到英国去》出版;获评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赵刚Andrew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