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位中国老知青的缅甸丛林记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本文整理自《中国新闻周刊总403期》

一群被输送到云南的老知青,怀着切格瓦拉一般的骄傲,加入了缅共,在缅甸的热带丛林中进行了15年的战争生涯。王曦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一群被输送到云南的老知青,怀着切·格瓦拉一般的骄傲,加入了缅共,在缅甸的热带丛林中进行了15年的战争生涯。王曦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以下照片皆为王曦提供。

孟古河,中缅两山间夹着的一条小溪,宽不过10米,却还得脱鞋卷裤腿涉水而过,凡是投身缅共的中国志愿者都要在此偷偷涉过此河,因此被称为“裤脚兵”。

1970年5月19日,王曦跋涉到了孟古河畔。他两手空空,没跟任何人商量,就独自绕陇川县城一直走到了孟古。

这一天,他20岁。第二天,他穿上了绿军装,在家庭出身一栏里写上了“革命干部”,彻底告别了自己压抑的过去。

1973年初,在沧源县城送别解放军国际支左人员时,穿上解放军军装的留影。

1973年初,和四眼刘翔在沧源县城送别脱离缅共回国的知青战友马文景。

为此,缅共还为每个献身者出具了一张类似“革命军人身份证”的证明文书。

缅甸,党章

新兵队里没有一个缅甸人,完全是知青世界,大家互报校名,立马打成一片。

在缅共的历次战役中,都是知青连队打头阵。他们高大、勇猛、忠诚、狂热,牺牲前高呼着“毛主席万岁”,创造了一个个“黄继光”般的英雄传奇。

到底有多少人跨过孟古河,奔赴了缅甸战场,王曦也说不清楚。有的说5000,有的说2000,无法统计。

原来,缅共主力部队近3000人南下腊戌,中了埋伏,险遭全军覆没。

开会时,缅共的全部人马悉数到齐,却连篮球场大的草坪都未坐满,竟然还没王曦上学时的人多。

后来,由番号为3035的知青营断后,大部队才突围出来,不过各部队严重减员,已到当年毛主席三湾改编时那种不成建制的严重程度。

一个老兵描叙了腊戌之战的惨烈场景:“弥天大雾中,与敌人只隔着道田埂,互相都看不见,一出枪就戳到了人的脑门儿,一开枪对方的血和脑浆子就溅到自己脸上。这时候最管用的是手榴弹,不用投,拉了弦轻轻放过田埂去就炸着一大窝,敌人也如法泡制我们……”

1974年,派赴中国某军校学习的缅共学员。

在缅甸中国知青留影。

1970年5月,同期投身缅共的昆明21中初三知青王曦(右一)和昆明师院附中高二知青任云(右二),摄于缅北贵概根据地水井湾高地下的孟博坝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