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马光远:房地产是不是最大的“灰犀牛”?

■文|马光远☞扑腾话最标肿的正经经济学家

阅后即焚

你在中国股市赚钱了,那是黑天鹅;你在中国股市被套了,那叫灰犀牛。

一旦酿成大祸,就把“黑天鹅”理论当成挡箭牌。这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大的悲哀。

去年的热点城市,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火中取栗。

“灰犀牛”这个词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在中国爆红。不仅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提醒警惕“灰犀牛”,中财办的官员在谈及中国经济时更是直面灰犀牛,指出了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五大“灰犀牛”。在7月29日,功夫财经“炼金之夜”的演讲中,我再次呼吁大家关注大概率发生的“灰犀牛”,而不是小概率发生的“灰天鹅”。我在现场给听众解释,“黑天鹅”是小概率事件,而“灰犀牛”是发生的可能性非常大的事件。用中国股市做例子,你在中国股市赚钱了,那是黑天鹅;你在中国股市被套了,那叫灰犀牛。

不同于以往中国经济学界热衷于炒作肤浅的词汇,我一直认为,“灰犀牛”这个词是最该被炒作的一个词。因为,就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多风险而言,其实都是早已存在但又因为有些人一直侥幸这些风险不会最终爆发而一再视而不见,即渥克所讲的“灰犀牛”,而不是塔勒布所提出的“黑天鹅”。渥克在他的《灰犀牛》一书中尖锐地指出,人类社会最可怕的并非不可预知的小概率事件,而是那些近在眼前的大概率发生的危机。“其实,那些低概率的孤立事件聚成一体时,其发生概率就会远远超过人们的认识。在我看来,众多黑天鹅背后是不断汇聚的高概率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八年以来,政客、企业家以及意见领袖们对迫在眉睫而且可以预见的危机经常故意视而不见。我们几乎每天看到一些危机,诸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房地产泡沫等向我们走来,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一旦酿成大祸,就把“黑天鹅”理论当成挡箭牌。这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大的悲哀。

过去多年,中国社会也是如此,面对一些危机的苗头,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危机的解决,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受“黑天鹅”这个理论误导太深。2013年渥克在达沃斯论坛第一次提出灰犀牛理论,我立即被这全新的思想所倾倒和折服,并有某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因为在过去多年,每一次听到“黑天鹅”的时候,我都公开反击,告诉大家世界上没有什么黑天鹅。听过我现场演讲的人都应该知道,在过去几年,我不断地用渥克的灰犀牛理论强调全球出现的很多危机事件的必然性。可惜这个理论在中国一直没有得到重视,直至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文章终于让大家找到了共鸣,让大家感受到那些未来有可能引发系统风险的因素,都是“灰犀牛”而不是“黑天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