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军事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1981年新中国首场“沙场阅兵”

1975年23岁的刘飞保与其保障过的军机合影。

受访者供图

刘飞保父亲刘玉堤(右)1981年在华北大演习(802)空军指挥所。受访者供图

人物简介

刘飞保大校,1952年2月出生,河北沧县人,原北京军区空军装备部副部长,现已退休。他是原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空军一级战斗英雄、抗美援朝空战王牌刘玉堤空军中将之子。曾于29岁参加华北军事大演习,与其父刘玉堤成为当年那场军演式阅兵的“上阵父子兵”,这也是其人生首场阅兵,此后他还参加过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和1999年的世纪大阅兵。

2015年,其父刘玉堤在离世之前用颤抖的手给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写下自己最后的心愿:“大大发展轰炸机”。

7月30日,解放军在朱日和举行了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这是时隔36年后中国军队再次举行这种形式的阅兵。曾担任1981年华北大演习(又称8 02演习)阅兵机务保障工作的刘飞保至今仍对36年前那场大规模阅兵历历在目。而他的父亲刘玉堤老将军,已于两年前离世,曾作为当时的阅兵空军总指挥,指挥了那场演习的空军部队。

近日,南都记者专访了原北京军区空军装备部副部长刘飞保,他为我们讲述首场沙场阅兵上的“上阵父子兵”是如何各司其职完成当年那场阅兵任务的。

谈父亲

无人敢夜飞“无灯落地”

他说:“我先来”

南都:你出自军人之家,能说说家庭背景吗?

刘飞保:我1952年2月在沈阳出生,那个时候正好是抗美援朝。抗美援朝结束后,我父亲就到北京南苑指挥员训练班当团长。然后又到了湖南长沙,成立空9师,当时他是空9师副师长,之后从长沙调到佛山,又从佛山又到广西南宁,1975年又调到北京军区空军当司令。为什么我父亲会频繁调动呢?因为我父亲是一名战将,哪里战事吃紧,就把他调哪儿去。就这样,我们一家人也跟着他一路“漂泊”。特别在长沙、佛山,我们就住在飞机场里。

南都:你父亲是名战将,你觉得他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刘飞保:小时候并不知道这些,光知道父亲过去打下过美国飞机。他工作很忙,每天驾驶军机飞来飞去,带着部队去训练、打仗。有一次,上小学的我周六和妈妈先后回来,一看我爸不在家,我妈就问我:“你爸哪儿去了?”当时我也小嘛,才六七岁,就说“抗美援朝”去了,其实那个时候“抗美援朝”已经结束,父亲是入闽作战去了。

南都:你父亲平常跟你交流最多的是什么?

刘飞保:很少交流,他一心扑到工作上,很少有空闲时间。在飞行中,遇到高难课目,别人飞不了他先飞,飞完了以后他再当教员带别人,将别人带出来后,这些人再带飞其他人,很快全师飞行员都“飞起来”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