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笑话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男人骨子里最惦记的女人永远是这一种!

01:意外

“啊,好痛——”

“不准逃!”

“我不要了,不要再继续了!啊……”

……

林宛白睁开眼睛,身上陌生的疼痛让她惊觉一切不是梦。

身处环境是酒店的套房,晨光朦胧的透进来晕在地毯上,以及一片旖旎的床上,她从里到外的衣服都皱巴巴的在地上。

她昨晚被人给上了!

林宛白捂着脑袋拼命回想,她在地下pub做兼职,负责给客人推销酒,有位心怀不轨的老顾客非缠着她喝了酒才结单。喝了后就发觉酒有问题,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从电梯出来后情急之下她钻进个空房间,之后记忆就零碎了……

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这才反应到房间里除了她还有人,林宛白忙拉高被子裹住自己。

一眼看上去就是北方男人高大壮硕的身材,五官的轮廓刚毅却又不过分粗犷,俊朗异常。

而他的腰上只围着条浴巾,上半身就那么赤裸在空气中,结实的胸肌两块,再往下是规规矩矩的胸肌和隐隐可见的人鱼线,头发往下滴着水。

林宛白脸红的收回视线,很快又看回去。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被眼前的陌生人夺走了,而且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男人走过去一把将窗帘拉开,从桌上拿出根烟点,回头斜睨着她吐出口烟雾,“看什么,想再来一次?”

来个鬼!

林宛白在心里愤恨。

痛失清白已成事实,她只得认命裹紧被子,努力不走光的下地,将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抱到浴室里穿。

等她出来时,男人还站在落地窗前的位置,弹了弹烟灰,径直朝着她走来。

林宛白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却见他到身前后只是俯身捡起地上的钱夹,拿出来两沓钱,随手丢在了床上,“昨晚虽然你很热情,但我也很享受,这里有两万块。”

林宛白视线跟着那两沓钱。

两万块不是大数目,但足够外婆一个月的医药费。

她抬头,男人有双很沉敛幽深的眼眸,视线相撞,里面冷冽嘲讽之意也就一清二楚,似乎在他眼里像她这样随便跟男人睡的就值这些。

浓浓的羞辱感从心底往上。

男人冷笑的眯起眼睛,咬肌浅浅一迸,“不要钱,是想让我对你负责?做梦。”

林宛白心下恼怒,将手插在牛仔裤兜里。

她抽不出两沓,但是能抽出来两张。

上学时她就是老实巴交的孩子,总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从没和人吵过架红过脸,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扬手用力朝那张出众的脸甩过去。

“两百块是我出的价格,怎么了?不要钱,是想让我对你负责?”林宛白学着他刚刚的语气,也冷笑一声重复,“做梦!”

话毕,她挺胸抬头的离开,虽然走路姿势因酸痛有些歪扭。

两张红色人民币从眼前甩过,霍长渊三十年的人生里第一次真正地愣在原地,直到她离开数秒后才反应过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