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 斯大林的“狼性”

据记载,在国际谈判中,斯大林总是不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先让对方发言。他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这时,他会从口袋里掏出烟斗,抽出几支香烟,不慌不忙地把香烟碾碎,塞进烟斗,然后缓缓地抽着。当了解了对方的意图后,斯大林便把自己的看法条理清晰地说出来。

尤其有趣的是,斯大林发言时,往往把随身携带的笔记簿和红蓝铅笔取出来,一面发言,一面随手画出一个又一个的狼头。二战期间担任罗斯福俄语翻译的查尔斯·波伦对此描述说:“他边谈边用红铅笔随意在纸上画几个狼头,并常以体谅的态度停顿一下,让翻译能够安详地把他的话译出来。他从不表现出激动的神情,也很少打手势。”

好几个参加过谈判的人都特别提到斯大林在发言时常常画着一个又一个狼头。当他恼怒时,会把狼头的耳朵画得特别长,或者用重重的几笔给狼头添些背景。

狼喜夜行,善奔跑,不畏寒暑,吃苦耐劳,感觉敏锐,冷血凶残,群居性极高。

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

公狼之卓越分子可得为狼群领袖,谓之“头狼”。彼须有足够能力维持狼群秩序,并担负捕猎之领导工作。头狼在狼群中拥有绝对权威,享有“领袖”之各项特权,如优先享用猎物及母狼之爱等等。狼群之其它成员见到头狼,必俯身低首,耷耳垂尾,袒露腹部,表达敬仰与顺从之忱。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斯大林的这种下意识行为充分表明了他对于狼性的高度认同,无意中也流露出他对于“头狼”角色的自我期许。

斯大林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复杂、充满矛盾的人物——

一个来自俄罗斯帝国第比利斯省偏远小城的格鲁吉亚少年最终成了统治世界上最大国家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绝对主宰。

少年时代的朱加施维利

他虽然出身少数族裔,却是催生“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最坚定、最积极的推手。他因强行将自己的母邦格鲁吉亚并入苏联,被列宁斥为“大俄罗斯沙文主义”。

在他统治期间,还导演了一起又一起将少数族裔集体迁移和流放的悲剧。时至今日,格鲁吉亚与俄罗斯互为敌国,车臣视俄罗斯为世仇,仇恨的种子仍在发酵。

斯大林的父亲,哥里城的一个鞋匠,他最大的理想和愿望就是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东正教的一名牧师。在神学学校接受了基础教育的斯大林,日后竟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导师”。

斯大林和列宁

斯大林很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承认有什么“斯大林主义”,一直以列宁的忠实学生自居。然而他的理论和学说却深刻影响了共产主义运动的进程和二次大战后的世界格局。

与列宁,甚至与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相比,斯大林的思想、理论和文风的僵化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在他给列宁所作的悼词中显露无遗——在短短两千多字的《悼词》中,他一连用了六个“列宁同志,我们谨向您宣誓”。这颇有点像东正教的“神学八股”。 托洛茨基说他是“杰出的庸才”。也有人说,斯大林是简单化和教条主义的祖宗,不无道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