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阅兵场上的两栖霸王花——记海军陆战队方队女队员

新华社内蒙古朱日和7月31日电题:阅兵场上的两栖霸王花——记海军陆战队方队女队员

陈曦、黄曦

她是“火蓝刀锋”的获得者,她是残酷训练的锤炼者,她是百步穿杨的神枪手……她们,是两栖作战的霸王花,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海军陆战队女兵。

7月30日,80名身着海洋迷彩的海军陆战队女队员英姿飒爽,首次以战斗员身份亮相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场。

“火蓝刀锋”的获得者

蓝小练,海军陆战队女子两栖侦察队副队长。

干练的短发、晒黑的皮肤、坚定的眼神,让这位已入伍12年的黎族姑娘从骨子里透出自信、勇敢。

首个举起象征最强陆战队员的“火蓝刀锋”匕首的女队员、全旅军事技能尖子比武第一名、第一批跳翼伞女兵……一直在陆战队摸爬滚打的蓝小练精通射击、潜水、跳伞、攀登滑降、擒拿格斗、摩托车特技驾驶等多项特战技能,是名副其实的两栖霸王花。

这些原本只属于男兵专利的训练课目,在海军陆战队女子侦察队却是每名女兵都必须接受的考验,蓝小练的战绩更是让许多男兵都汗颜。

海军陆战队是两栖作战中的拳头,很多训练课目直指身体和心理极限。

“越是危险、越是困难的课目,我越想去尝试。”天生喜欢挑战的蓝小练说,作为带兵人必须冲在战士的前面,这样才能感受她们的辛苦,体谅她们的难处。

2014年初,女兵队首次赴朱日和训练基地开展寒区实战化训练。在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的寒风中,蓝小练二话不说,第一个穿上装具带领女队员上了训练场,战术训练中,手脚冻得不听使唤,她搓搓手,继续在雪地里摸爬滚打,回来后10个手指全起了冻疮。

“陆战女兵只有战斗和准备战斗两种姿态。”蓝小练说。

残酷训练的锤炼者

陈琪,海军陆战队女子侦察队副班长。

陈琪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在野外喝蛇血的经历。一次中泰海军陆战队联合训练中,泰国某处丛林,泰方队员向中方队员演示抓蛇、杀蛇、喝蛇血。

面对一名泰国士官递过来的蛇血,陈琪迟迟不敢上前。“泰国士官用手指点了点我臂上的中国国旗。”陈琪说,她突然就有了勇气,一把接过蛇放到嘴里,把血滴进去一口喝掉。“味道有点腥,但突然发现很多畏惧的事情只要勇敢地跨出一步,才会知道其实没那么难。”

丛林作战和孤岛生存是陆战队员的必训课目,女队员也不例外。队员们会被带到深山野林,挖野菜、啃草根,学会抓蛇、剥蛇皮、吃蛇胆,还要面对“假想敌”的围追堵截,执行“敌”后侦察任务。

任务完成后,登陆艇又把队员们送上孤岛,度过一个“死亡周”。一周时间内,每名队员带1把匕首、1盒火柴、1两猪油和3两大米,这些东西一个人最多能坚持1天。

“为了维持生命,我们找不到柴火,抓起小鱼就生吃。抓不到小鱼,就找礁石缝里的小螃蟹和小螺。实在没有办法了,就用匕首刮礁石上的青苔吃。”陈琪说。

正是这种残酷的训练,磨炼了队员誓不言败的钢铁意志和绝处求生的过硬本领,也让陈琪满怀自信地走上阅兵场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百步穿杨的神枪手

高艺文,海军陆战队女子侦察队副班长。

今年刚满21岁的高艺文身材高挑、长相秀气,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形。

50米外打中一元硬币、100米外打中弹壳、数百米距离将树林里的野鸡一枪爆膛……仅看外表,谁也想不到这是高艺文的射击水平。

高艺文回忆,刚开始狙击手训练时,为提高射击的精准度,教练在几十米开外竖置了一把砍刀,要求队员射击刀刃。在这个距离上,刀刃就像一条细线。高艺文5发子弹打光,远处的砍刀丝毫未动。一同集训的男兵开玩笑说:“玩枪还是得看我们的。”

不服输的高艺文在后来的训练中,不断给自己加压,手臂力量不够,就在枪口挂上水壶;据枪不稳,就在枪口上垒弹壳,每天晚上还到阅览室恶补狙击理论知识。

结业考核中,高艺文采取多种姿态射击,枪枪命中刀刃。

在高艺文的小腿上,有一道醒目的暗黑疤痕。一次武装泅渡,高艺文在队伍的最前方开浪。经过一片海蜇密集区域,小腿被海蜇的触角蜇中,当时就感觉小腿像着火了一样疼。本可以申请上岸治疗的她,硬是忍着痛带领队伍绕开了海蜇区。因处理不及时,被蜇伤的地方留下一条长长的疤痕。

“既然战场没有男女之分,训练场上咱们就得把自己当条汉子。”高艺文说。

陈梦秋、龚珍珍、陈佳垚……从字面上看,这些名字应该是一群娇滴滴的女孩。事实上,她们却是一群训练场上敢打敢拼、阅兵场上英姿飒爽的女战士。

接受完检阅,她们将从这里出发,奔赴下一个“战场”,参加在南海某海域的训练和演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