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汽修工之伤

在这个日趋发达的社会,总有那么一群正值青春年华,风华正茂的年青人身着肮脏油腻的工作服在烟薰剌鼻,噪音轰鸣的环境里默默为中国的交通运输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没错,他们的名字叫做汽车修理工。

记得入行前拜师学艺,有一天师傅突然语重心长跟我说:“学艺简单,坚持做下去难”,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坚定地跟师傅说:“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再苦再累我都能坚持到底,保证不会砸师傅的招牌”。师傅摇了摇头,放下手中正在拧气门嘴的扳手,说:“干这行,容易受伤......”。那时我才十八岁,并不懂师傅说的话什么意思,以为他只是偶尔阴阳怪气地感叹一番罢了。如今时光飞逝,我已从业十五年,门下也有了徒弟,闲来回忆过去,想起师傅这番话,不禁万分感慨。

汽修工之伤,伤在身体;汽修工之伤,亦伤在心里。

汽修工之伤,伤在身体。干这一行,就算再小心,受伤也在所难免。且不说不要紧的小擦小破、轻度淤青。钣金修复,经常有车子撞得奇形怪状,车身变形的金属件露出锋利的断面,修复过程中稍不小心碰上就是一条深深的口子,血流不止;干机修就算全神贯注,一个来不及就会被旋转的齿轮伤到,轻者手指错位,重了断手断脚也不是没有可能。

汽修工之伤,伤在心里。客户只会嫌你修的慢,抱怨要价高,却没人关心我们受了伤,流了血。有的人开奔驰,车价动辄上百万,有时候还要因为三五十块的工时费软泡硬磨;有的人开宝马,戴着名表拿着名包跟我们砍价一砍就是四五十分钟。我们替客户着想,加班加点,带伤坚持,赚的都是血汗钱,回过头却是这般相待,我们不求客户心疼自己,只求给我们应有的尊重。

汽修工之伤,伤在身体。喷漆工一年四季都在不停地打磨腻子,干磨灰尘四起,水磨裤子和鞋都要被水打湿,夏天浑身湿漉漉就像整桑拿,冬天身上到处是冰碴,久而久之身上的关节受凉就会痛;喷漆整天在密闭的烤漆房里,就算带着口罩也难挡刺鼻的油漆味,眼睛被熏得又酸又涨泪流不止,下工了回到家躺在床上呼吸肺部还隐隐作痛。

汽修工之伤,伤在心里。如今靠手艺吃饭的人,路似乎越走越窄。实实在在做工赚的钱到手数来数去还是那么多,除去孝敬爹妈和自己生活必要的支出,剩下存起来的积蓄实在少的可怜。汽修工的存在感越来越弱,更没有人会关注我们的工作环境和生活质量,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汽修工,奈何不了所谓的行业法规,只能在心里默默感叹,匠人的操守我们做到了,但社会对匠人们的认可和保护在哪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