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就是想和你们聊聊我爱吃的东西

永远爱吃酸豆角,一把刚泡好的脆卜卜还绿油油的豆角,从坛子里捞出来,水里泡泡去掉盐臊气,快刀切成小段,五花肉剁成臊子,几颗干辣椒,再拍一点儿蒜,起油锅蒜瓣和辣椒炸出香味,放肉臊一起爆炒,再把酸豆角倒入,加一点浏阳豆豉和生抽,简直能立马下三碗白饭!记忆中的酸豆角一定要是家里泡的,才有那种天然不做作的酸味,让人口水止不住的流。小时候外婆腌好豆角,总是从坛子里捡一根给我试试味道,像吃面条那样吸溜光,摊开手板还想要第二根,外婆就会拍拍我的手,说炒好了再吃,不然胃疼。

每当冬天来得时候,老家总会送来自己打的糍粑,热腾腾的糯米,全凭借手工,用一把木槌一个石槽一点点打成。糍粑总是泡在一个大桶里,保持新鲜。早上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外公就会捞一块糍粑,用土鸡蛋液裹一下,倒入同样是老家送来的菜籽油,油烧的热热的时候,关小火,慢火煎糍粑,才能把糍粑煎的外脆内软,出锅前撒一把绵白糖,用余温把糖化成绕指柔。然后倒一碗刚从豆腐摊打回来的红糖水豆腐脑,吃的浑身都是热热的。擦擦嘴巴,糍粑的余味还黏黏的缠绕在唇齿之间。然后外公就把书包递给我,打发我上学去了。

全家人都爱吃的一道菜就是酿苦瓜,据说是外婆的外婆传下来的。也吃过别人家的,总是觉得不及自己家里的好吃。买一块上好的猪五花,手工剁成细细的肉糜,加一只鸡蛋,大葱荸荠剁成细末,和肉糜拌在一起,加生抽和盐巴调味,再撒一点黄酒。苦瓜切段儿,把调好的肉馅塞进去。下油锅两面煎,加一碗水,只放老抽。锅盖一揭开,全家人都围了上来。小时候 不爱吃苦瓜,但是却馋嘴的把肉馅掏出来吃掉,剩下一段光溜溜的的苦瓜,就被妈妈消灭了,我妈总是说,你吃肉我吃苦瓜,精华都在苦瓜里你可亏大了。

其实我吃辣并不厉害,因为身体原因,很多时候都不能肆意的吃辣。偶尔犯馋了,那就一定要不管不顾的,选最辣的菜来狠狠的刺激一下味蕾。最近痴迷于吃一道小炒猪脚皮,野山椒、小米辣、绿杭椒一起切的碎碎的,配上蒜末姜米一起煸香,把已经炖软了的猪脚也切薄片,最妙的是加上一大把水芹段,配上米酒、老抽一起狂炒。三种辣椒的组合实在是太丰富了,辣的我眼冒金星之余,却又忍不住一再吃下去,猪脚Q,芹菜香,辣椒的味道就是棒呢!

我做菜不爱放味精鸡精这些东西,特别是素菜,就靠一点儿盐吊味。晚上冷的时候,躺在床上睡不着,起床掰几片大白菜,手撕成块,切一块冻豆腐,白水放进去,撒上一点虾米皮,一点盐巴,煮的白菜软豆腐香的时候起锅,倒出来热腾腾的一大碗,哗啦啦的喝进去,只觉得从胃一直暖倒脚底,拍拍肚皮,心满意足的睡去,感觉在梦里都是靠在火炉边温柔的滋味。

美食带来的喜悦,在每一段记忆里,化成一道最柔软的光。

喜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