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假如菲佣真的来了,国内家政业该恐惧吗

与其限制菲佣进入,使之只能以“打黑工”的状态存在,进而滋生诸多管理难题,还不如转换思路,开放家政市场,允许菲佣进入。这样既能满足国内家庭的需求,又能促进家政服务水准提升。

▲“菲律宾星报”网站的相关报道

文/胡印斌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菲律宾劳动就业部7月30日发布一份报告称,中国打算聘请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前往中国5个大城市就业,并承诺给予这些菲佣很高的工资,月薪或高达1.3万元人民币。这5个城市中包括了北京、上海和厦门。新京报记者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电话求证,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还没有得到这个信息。

尽管尚无明确消息,而且,要保证菲佣达到1.3万元的消息,也不靠谱,但菲佣要来了的消息,还是迅速引发舆论关注。

近年来,陆续已有不少菲佣进入国内,只是囿于相关法律规定,这些人并未取得公开身份,而是以“打黑工”的方式为雇主提供服务。据媒体报道,早在2011年,在深圳从事高端家政服务的菲佣就达到千人之多。

菲佣“地下市场”的红火,与菲佣在业界的良好口碑有关。作为菲律宾的“国家名片”,菲佣被称为“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不但精通插花、清洁、烹饪等基本家政服务,还掌握了各种急救知识,有的还专门学习了心理学。菲佣还能流利地用英语与雇主进行沟通,并从事少儿英语早期教育,这也是菲佣的最大优势。

此外,国内市场的刚性需求,也是菲佣受欢迎的重要原因。当下,不仅在华外籍高层次人才愿意请菲佣,国内富裕阶层也越来越需要高层次的家政人才。特别是,不少家庭希望从小就培养孩子学习英语,愿意花钱为孩子营造一个英语交流的环境。很简单,如果本土保姆也具备相应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技能,谁愿意花高价找一个菲佣呢?

事实上,中国家庭的“保姆之痛”远不止此。此前引发广泛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杀人一案,尽管只是一个极端事件,却也暴露出国内保姆市场的诸多痛点。当下大城市的保姆,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价格高、技能低、服务差、流动性高、专业性缺失等问题。不要说英语,不少保姆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新加坡星报的相关报道

▲电商平台上的菲佣服务

一边是巨大的市场需求,一边却是并不成熟的产业供给。这种“不均衡”状态的改变,有待于从业者自身的努力、行业的整体提升,也需要政府的引领、扶持与规范。而在这个过程中,具有专业化、职业化优势的菲佣,或将成为搅动市场的“鲇鱼”,刺激国内家政行业积极行动起来参与竞争,从而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满足市场需求。

其实,早在这一消息公布之前,上海市已经有所行动。据报道,今年3月,上海浦东警方就为一名菲佣办理了该区首张加注“家政服务”的居留许可证。尽管这项便利只是“允许外籍高层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但其所传达出来的市场开放信号令人期待。

与其限制菲佣进入,使之只能以“打黑工”的状态存在,进而滋生诸多管理难题,还不如转换思路,开放家政市场,允许菲佣进入。这样既能满足国内家庭的需求,又能促进家政服务水准提升。

当然,也该看到,以往只出现在影视剧的“菲佣”真的要来了,种种“不适”也会如影随形。不仅国内家政行业会出现变局,相应的社会生态也随之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是未来需要面对的。

□胡印斌(媒体人)

编辑:梁适

本文为新京报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