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健康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再见康桥

你是人间

四月天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很喜欢这首偶然,徐志摩与林徽因的遇见,宛如天地间惊鸿一瞥——

我在天,你在海,天地之间,满是遇见的欢喜;

你讶异,我欢喜,擦身而过,绚烂的烟火转瞬而熄;

我离去,非是因为我自由,却是不得已。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回。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要从恶浊的底里解放圣洁的泉源,要从时代的破烂里规复人生的尊严——这是我们的志愿。成见不是我们的,我们先不问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功利也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计较稻穗的饱满是在那一天。……生命从它的核心里供给我们信仰,供给我们忍耐与勇敢。为此我们方能在黑暗中不害怕,在失败中不颓丧,在痛苦中不绝望。《“新月”的态度》)

黄鹂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鹂!”有人说。

翘着尾尖,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象是春光,火焰,象是热情,

等候它唱,我们静着望,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象是春光,火焰,象是热情。

这“黄鹂”的形象,正是诗人年轻时抱有的“爱”“自由”和“美”的理想;然而,面对这远去的理想,诗人和他的同伴们却只能无奈地观望。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飘逸可人的潇洒,兴奋热烈的眷恋,清新如画的别离,旖旎迷人的风光,是《再别康桥》传递给读者的美感。那挥手作别云彩的轻柔,蕴涵了多少至真的情丝。静谧的康桥满载丝丝离情是这般的动人,轻轻的,悄悄的,脉脉的,不许一点儿尘世声响破坏此刻的佳境。充满生机的"金柳""青荇"已将康桥装点得情意绵绵,诗人又超越眼前的景致,将"天上虹""星辉斑斓"也融入了康河,幻化出天上人间为一体的妩媚,为我们展开了更为广阔的想像空间:秀美的风光,浓浓的情趣融会在一起,在"轻轻的招手"中定格为永恒。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漠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著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她身上有朱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她柔波似的心胸

诗歌是轻快的,像是在湖面上跳舞的渔火,诗歌是单纯的,纯到不掺杂一点俗世的尘嚣;诗歌是天真的,天真到一阵风,一片雪花,都可以是他的至宝。

但,你若说诗人是天真,单纯,不识人间疾苦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知道人世的污浊,却选择对抗;他知道人性的复杂,却选择天真,他知道会被伤害欺骗,却选择信任。他柔软,却也是一位战士,一位孤立无援的战士——他选择用他的文字,来对抗这世间的逐利,算计,凉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