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美食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萤火虫保护和城市人的浪漫,能不能两不耽误?

付新华从武汉赶到大耒山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和我碰了面、吃过饭之后,他就拉着我进到了山里。

大耒山位于湖北咸宁市的通山县硚口村,和灯火辉煌的大城市截然不同,入夜的大耒[lěi]山区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可习惯了这片漆黑之后,我却发现路旁的草丛和小水沟暗藏玄机。里面点点微光时隐时现,仿佛一群精灵在隐秘嬉戏。

这些“精灵”正是萤火虫的幼虫。付新华循着一个光点走去,拨开野草,打开手电,便见到一只通体黑色的小虫子。我凑上去看,它的外形一下让人联想到三叶虫。

蜕变之后,就是会发光的萤火虫成虫了。图片:fireflyexperience.org

“这就是叫三叶虫萤。”付新华笑着说。这种萤火虫所在的峨眉萤属(Emeia),正是付新华与合作者确立的。

寻找萤火虫之路

作为中国第一位研究萤火虫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多年来以“寻萤者”自称,走遍全国各地进行萤火虫调查。

他不但参与确立了萤科的棘手萤属(Abscondita)、水萤属(Aquatica)等新属,并且发现、命名了雷氏萤(Aquatica leii)、武汉萤(Aquatica wuhana)等多种萤火虫。在不同地方探寻这些会发光的神奇生物,总让他感到兴趣盎然。

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十几年来一直从事萤火虫研究。图片:付新华

对萤火虫感兴趣的,并不只是生物学家。尽管在中国已发现的萤火虫种类就超过100种,但在栖息地破坏、光污染、水污染等日益严重的城市,已很少见到萤火虫出没。这些靠发光求偶的昆虫更多只能退居生态相对较好的山野。

文化作品中群萤纷飞的梦幻场景和都市不见流萤的的残酷现实,让许多城市人对萤火虫心生向往。

约2013年起,中国有多个城市开始举办不同形式的萤火虫放飞活动。这些活动吸引了大批游客的围观,不少市民对此表示欢迎——萤火虫回来城市啦。

流萤美景,让人留恋。图片:fireflyexperience.org

可举目四望,城市里依旧灯火通明、污染严重。对栖息地环境要求极高的萤火虫,怎么会突然之间“回来”?答案是,它们是被卖回来的。

放飞萤火虫,是好事吗

付新华成立的湖北省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简称“守望萤火”)调查了近年来中国萤火虫活体的买卖情况,发现景区往往一次性购买几万只萤火虫进行放飞,借此吸引游客而牟利。

而尽管供货商打着“饲养”的旗号,他们出售的萤火虫大多仍来自野外捕捉。“这些公园的所谓‘野放’,是从自然界捕捉萤火虫,采集并运输到城市,在生态系统脆弱的公园进行的以观赏为目的的放飞。这样做的结果基本上是萤火虫全部死亡。”付新华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