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青听 | 失去一个人,是这世上最容易的事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

有一个朋友,业余是个主播,圈儿里算小有名气那种,他前阵子给我们讲了蛮心酸的一件事。

前段时间,他跟妈妈吵了一架,之后已经一个多月不怎么主动打电话给她,就算偶尔妈妈打来,他也都潦草地敷衍过去。后来他在酒吧做直播,看见一个很熟悉的ID,在满屏热络的捧场中,冷不丁冒了一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那ID有多熟悉呢?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妈妈的微信昵称。

他的妈妈,一个学用智能机都嫌麻烦的中年妇女,为了多看他几眼,特意去下载和注册了年轻人聚集的直播软件。

只为让这一句微渺的评论,飞进儿子的世界里,替她捎带点儿沉甸甸的关心。

朋友说,他以前是很反感父母干涉自己生活的。他是迫切想圈出人生自留地、立个牌子说“未经允许不得进入”的那种人。

他连生活方式的正误都懒得和父母争辩,面对他们铺天盖地的指点,他只想逃。

但他的妈妈这样的举动,又让他好难过。

这个时代的薄弱人情,在虚拟社交的加持下,充满了复杂的辩证法。人和人之间要联系很难吗?

不难,在一个人的网络账号上费心思找一找,你甚至能够对他的前半生知根知底,可是同时,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又变得非常远。

没有人记得对方的地址、电话,没有人会拿出联系簿,专门为你提笔写下信息。偶尔手滑误删,这个人便从你茫茫通讯录里隐去,像丢失在浩瀚的人海,很有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电子通讯一步一步走向全盛,科技给人类枯燥的交流带来了新趣味,但在这个关心他人明明很简单的时代,我们却丧失了去关心别人的动力。

不悲哀么?

互联网时代,社交软件的新玩法层出不穷,似乎是跟谁都能抖机灵聊人生,没有混不熟的脸孔。

但这种虚拟的交集,像朋友圈里的点赞评论、微博上的抱团儿转发,或许只是热闹的表象而已。

我们跟同伴们已经太疏远,才会需要从手指头上的互动中得到满足。

浓情蜜意的相伴,好过所有手机屏幕里的短暂熟络,好过通讯录里那些永远不会点开的头像,它们都是缥缈的、冰凉的、抓不住的,但我们人类更需要的,是烟火气十足又闹嚷嚷的陪伴。

有踏实的朋友,有专情的伴侣,偶尔撞见难处,可以交心谈前程,把酒话桑麻,在暖烘烘的人情里,柔软地成长,保留初心灼热。

不如就索性坦承,剥离掉一身武装的事业心、胜负欲,所有脆弱的灵魂都需要陪伴。

颤巍巍地走着这一路,谁都需要旁人一盏灯,照人生长夜无尽。

那些缺乏陪伴的、有光环却没快乐的人生,过上去兴味寥然。

我不想这样。

我知道你也是。

陪你·听

7月31日

我想,在我们的梦乡里

一定都一直心照不宣地梦见着

那些让人暖烘烘的生活

陪你青听|郭 琪(团黑河市委) 朱 琛

主 播|李昕睿

制 图|孟 浩(团山东省委)

音 频|孟 浩(团山东省委)

投稿邮箱|tuantuanFM@163.com

来 源 | 微信公众号“陈大力”

▼点击,今晚想多陪陪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