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健康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妖魔化的心脏支架 | 真性情不在言辞激荡 伪科普偏要慷慨激昂

从一个普通病例说起

2年前,我值夜班为一名表现为牙痛的下壁心肌梗死患者做了急诊手术,术后患者出现顽固性低血压、心源性休克。经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康复出院。

但就在去年,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牛皮纸印刷的宣传册,气冲冲的命我用“中药”把他的心脏支架给“溶解”掉。

我翻阅了一下所谓的冠心病专家手册,里面净是些短篇新闻似的报道,全都真名真姓,并附上了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据说这些都是经某神奇中药治疗好的“心肌梗死”患者的现身说法。

明眼人一看便能识破这些江湖骗术,但无论我怎样解释他的性命是心脏支架所拯救,他似乎都将信将疑。

无奈之下,我只得当他的面,亲自给那份宣传册上的“受益者”打电话,揭穿他们的小丑面孔。

不久前,我再次遇到这个患者,他拿着一条微信消息向我求证:某名气大到不得了的专家撰文说:心脏支架在中国是过度医疗,你们不承认这个事实便是掩耳盗铃,据说美国给病人安装支架的都关进监狱了。

任凭我百般解说都无济于事。

只得在他走的时候,送给他一句话:您现在还能发出这么多的牢骚,全是支架的恩赐,您可以不相信我,但务必尊重赐予您二次生命的心脏支架。

真性情不在言辞激荡,伪科普偏要慷慨激昂

心脏支架被曲解,冠心病介入医生被妖魔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冠心病科普形式从未像今天严峻。

在当代中国,穿白大衣的不见得都是医生,还可能是菜市场卖油条的大妈,这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医生的专业建议,往往不如菜市场大妈的三言两语有说服力。

自媒体时代是医学科普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因为谣言和片面性的言辞传播力和传播速度,远远大于真理。

如写作不当,那些言辞激荡、慷慨激昂式的春秋笔法,各种揭发“内幕消息”式的创作方式,加之以“个案推倒原则”式的实际案例,便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媒体断章取义,加以利用。局外人将心内科医生想象成为非惟利是图的商人,而非胸怀悲天悯人之心的勇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并不缺少科普作家,缺乏是传播科普的平台和社会氛围,缺少的是对“伪科学”“片面科普”反击的勇气。

我们要警惕那些非左即右的错误写作方法,警惕口号大于行动的科普态度。同行间的沉默最为可悲,我们爱自己的同行,爱自己的前辈,但我们更应该热爱真理。

真理起码的标准是客观,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做吸引眼球的标题党。

吃不饱饭却妄议减肥,才是掩耳盗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