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俞天立:枕古籍而眠 让思想醒着

近日闲来翻阅《梦溪笔谈》,见其中一则记载甚是有趣:宋代馆阁之中所藏的图书净本有不少谬误之处,刮洗则伤纸,贴新纸又易脱落,用粉涂抹则难以覆盖原字,且须涂上很多遍。只有用成语“信口雌黄”中的“雌黄”(类似于雄黄,却是不同的矿物)——一种矿石涂料去涂抹,方能达到良好的修正效果。经过古人的不断试验,雌黄与铅粉混合能够点校书籍,故称校勘之事为“铅黄”。

你说这玩意不是古代的修正液么?我这才恍悟,修正液作为文具的历史是如此之悠久、“辈份”竟是如此之高。

其实阅读古籍是十分有趣的一件事,能够发现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这几年,我是越来越喜爱看古籍了,或者是讲古籍、野史的书籍。人们总觉得读历史枯燥,那是被教科书给误导了——许多有趣的历史不在教科书里,反而是在破书残简,甚至是一段小小的起居注里。读了方才明了,古人的智慧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仿若穿越到今的意味。以前酷爱阅读吴钩先生的书籍,他在《重新发现宋朝》一书里引用了大量的古籍知识,包括《东京梦华录》《梦梁录》等。他提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宋朝就有证券交易所了。原来,耐得翁在《都城纪胜》一书中提到了一种“交引铺”,商人可将手头的盐引、茶引、香药引、犀象引等向政府设办的榷货务(宋代管理贸易和税务的机构)纳入现钱,换取一张“交引”,然后可凭该交引到官方指定的地点换取茶、盐等物资。宋朝官府又针对边疆地区采取“折中法”,对粮草的交引进行估价,高于市场价部分称“虚引”,低于市场价部分称“实估”,而交引的交易价值就是由“虚引”和“实估”两部分组成——这“虚引”倒是像极了现在证券的溢价,你说神不神奇?

吴钩先生学识广博,不仅博通古籍,而且写作深入浅出、春秋笔法。他甚至参阅古籍证明宋朝已经出现了“春节联欢晚会”“报纸”“广告”等今天我们习以为常的物事,让人读着觉得十分有趣。读了方才知晓宋朝的经济社会发展程度竟然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既有照顾幼儿、类似孤儿院的“慈幼局”,又有收容鳏寡老人、类似福利院的“福田院”,那完完全全是个“小康社会”啊。

历史是不是在纸上穿越了?

细细想来,这些知识哪些不是来自古籍旧典?哪些不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参阅古籍,真是要有一点治学精神、下一番功夫的,绝非一朝一夕唾手可得。记得去年刚刚设立微信公众号的时候,我阅读了不少古籍——刘义庆的《世说新语》、陈继儒的《小窗幽记》等等,那可真是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的。我在公众号《一代枭主吕后,竟然死于狂犬病》一文里提到,王充《论衡·死伪篇》载:“吕后出, 见苍犬, 噬其左腋, 怪而卜之, 赵王如意为祟, 遂病腋伤, 不愈而死。”意思是说,吕后在出门的时候不幸被路边突然蹿出来的一只恶犬所伤,刚好那只犬是带了狂犬病病毒的,可那时候没有狂犬病疫苗呀,吕后大人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不料病毒“不抛弃,不放弃”,发作起来让她一命归了西。不仅《论衡·死伪篇》有此记载,《汉书·五行志》中也有类似笔墨。

精选